« 上一篇下一篇 »

《大约在冬季》

  《大约在冬季》听东方资讯有声小说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让你的生活更轻松:


  “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


  那是一个多雨的季节。微风吹动柳丝在细雨中漂浮,如毛的雨线把朦胧的天空交织成一个细细的网,随着雨水落地无声无息。


  记得那个午后天空飘着绵绵的细雨,笼罩着整个校园。正百无聊赖间班主任那沧桑的面孔又出现在门前,他审视一下学生的纪律后,走到讲台说:“咱们班又来了一名新成员,大家欢迎……”


  他望向门口,用眼睛示意一下,走进一个留着长发的女孩。她身穿着校服,那衣服不知被多少女生恨之入骨,由于学校每天逼着我们穿校服,所以大家尊称校长为丐帮帮主。


  但这衣服穿在她的身上让我们所有人为之一惊,她长长的黑发垂于肩上,白嫩的脸上生了双如水的眸子。涂有唇油的嘴上说话时唇角还闪着点点的星光。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词,就是“美玉无瑕”。这简直是一件艺术品,这样的美让人难以形容。她的五官、衣服、首饰都恰到好处的组合在了一起,这是一种魅力。


  她窈窕的身材走上讲台自我介绍,声音清脆的如流水一般,响亮而又柔和。她的名字叫轩儿,在辽宁锦州的一所高中借读,父母都在那里工作,今年因为高考的原因回到了这里。


  她说她现在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从小在锦州长大的她,对于家乡很陌生。


  我一直在看着她说话时的神态和闪着点点金光嘴角。


  老师指向我这,对轩儿说:“你坐在那里吧”


  “哪里,我这吗?”我疑问


  全班只有我这空了一个位子,自我上高中以来同桌连连牺牲。不是打架开除了,就是转学了,要么就生病请了半年假。


  轩儿走到我的位子,微笑的看着我又好奇的看看周围的同学,就坐在了我的身旁。婀娜的身姿背后垂着长长的披肩发,不知道从哪散发出一种我从未问过的幽香。


  轩儿非常平易近人,很快我们便熟悉。她和我谈理想,谈个人爱好。她告诉我说,她的爷爷很喜欢她,这次她来家乡上学把她爷爷高兴的一夜未眠。她问我以后想到哪里上大学,我就把小时候的一个心愿告诉了她:


  我梦想江南。那有我爱的千秋桂子十里荷花,淡妆浓抹的西湖和许仙白蛇的传说。


  她一只手顶着下颚听得入迷了,妩媚着眼睛微笑说:“我也喜欢江南。”然后停顿一下,美美的说:


  “ 我喜欢江南那杨柳岸晓风残月,喜欢那似水绵绵的柔情,还有那如水的诗词。”


  那次谈得很尽兴,高兴之余我们便约好一起去江南读大学。


  夏天总是温馨的,雨也向人们诉说她的寂寞。一个周日我和轩儿一起去逛街,天空下着不大不小的雨滴,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伞上敲出一段段美妙的音符。


  辽宁建昌是一个不太大的县城,我们在街上漫步行走,看着繁华的街道和川流不息的人群。在人民商场我们各自帮对方选衣服,结果适了都不合身,无奈只好又回到大街上去溜达。其实买衣服只是借口,目的是想到那繁华的市场去凑凑热闹。


  我们高中的门口对着一个公园,名曰:水上公园。里面有一条河,南北走向,河两岸种了各种各样的树,树下是一片一片的花丛。学校的北面有一座桥直跨这河,因为河的名字是大凌河,所以桥叫凌东桥,在县城的东面是外出的必经之路。


  桥的北面依然是这样的花园,那边有一高和三高。放学时三所学校的学生齐聚这里,有的在桥上行走,有的在桥下散心。


  水上公园很大,大的让我感到陌生又熟悉。轩儿经常要我同她一起到这里,边散步边听凌空之音(校园广播站)的音乐。我们沿着河畔在垂柳下漫无目的的行走,走过几段便会有三三俩俩的同学坐在石桌前谈笑风生。


  那年,雨季很短,夏天与我们说了再见。


  校园里的枫叶都变成了红色,红红的枫叶随风飘落,覆盖了那几条园中的小径。一切都这样宁静,宁静的从树上落下没留下一点声息。最终的宁静被一节语文课所打破。


  那节课学《红楼梦》中林黛玉和贾宝玉读《西厢记》的那一章,轩儿听得出神了,竟被那凄凉之美所感动。我望着她那如水的眸子和迷人的神态,控制着自己急速的心跳给她写了一张字条:“你有那倾国倾城的貌,我就是那多愁多病的身”。


  她看后霎时面红耳赤大发雷霆,拿起书就往我头上砸。她那又惊又怒的表情显得更加楚楚动人。全班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我们,教室一片哑然,最后还是老师帮我圆了场。


  那事过去以后我们依然还会一起散布,她只是警告我以后不许开那样的玩笑了。秋天水上公园的柳树叶子早已枯黄,一片片枯黄的叶子落入河中附水而去,那滚动的水向外散发着寒寒的凉意。


  高三那年大家都在如山的书本中度过,忘记了太阳东升西落,忘记了周围的一切,每天三点一线便是生活。


  高考如期而至。考试前同学们开始放松自己,又拾起了那份遗失的友谊。相互赠送纪念物品,一起踏青,聚餐,照相。


  我问轩儿:“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她笑嘻嘻的说:“当让记得了,就怕你忘记了。”


  我又问:“如果我落榜了,不能赴约怎么办啊?”


  她说:“那你就永远欠我一个承诺啦。”


  两个月后,我收到了浙江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拿到通知书后急忙把这个喜讯告知了轩儿,电话里她说明天老地方见。


  八月的午后小雨依然,在水上公园柔柔的细细的下着。雨中的轩儿穿了一件红色的裙子站在河畔,飘飘发丝垂于耳际。她的眼泪告诉我她落榜了,满面的泪水诉说着她的伤心。


  那次她告诉我说,她无奈的被第二志愿录取到了西安,要我去帮她实现那个江南的夙愿。我说以后可以去找我啊,到时候我带她去逛西湖。最后她含泪离去,风吹动着她的头发,背影消失在桥的尽头。


  大学里我熟悉了江南的风土人情,认识了好多全国各地的同学,可我一直没有忘记那个长发的女孩。我换过了几张手机卡,但轩儿的手机号我却一直存着。那个号我没事的时候打过好几次,可服务台每次都说该机已欠费。


  大学毕业后,我在上海的一家广告公司上班。我有了自己的电脑,空闲时经常在网上聊天解闷。毕业的第二年一个老同学邀我去北京参加他的婚礼,虽然很忙我还是请了三天假。


  在他的婚礼上我意外地见到了她,和我失去了五六年联系的轩儿。她没有变依然是圆圆的脸和长长的披肩发,那妩媚的眼睛永远让人难以忘记,几年不见她成熟了许多。


  我说:“这些年,你还好吗?”


  她仍然用她那清脆而柔和声音告诉我:“还算好吧,只是一直挂念着你这个老同学呀。”


  我说:“是吗,我也一样啊!你怎么突然换了手机号也不告诉我呀?”


  她说:“去西安报道时,手机在火车上被偷了。”


  后来她告诉我她在四川的某个县城当英语老师,还说她在大学也学会了上网。有一个叫做校内网的网站,只要你如实填写了自己的信息,你的同学就可以在那个网站上找到你。轩儿就是在那个网站上联系到了以前的同学,可我当时根本不知道什么校内网。


  我们聊的像以前一样,那份情感并没因时间而淡化。我加了她的QQ号,一个同学还建了班级群,名字叫“勿忘我”。


  第二天,我回到了上海,她也回了四川,工作之余我们会在网上联系。那次我上网看见她在线,我问她工作顺利吗?她给我发了一个哭泣的表情。我问为何?她说她很怀念从前的生活,经常在梦中回到那个杨柳依依的河畔。下线时我告诉她今年冬天下雪的时候我在老地方等她,她给我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五一放了几天假,那晚我又看到轩儿在线。我好奇的问她:“你有男朋友了吗?”


  她说:“没有呢。”


  我问:“你这么漂亮,没有人追你吗?”


  她说:“那个人欠我一个承诺,我要让他再履行一个承诺。”


  我说:“怎么是我欠你一个承诺啊?是你欠我一个才对呀!!”


  她发了一个砸头的表情说:“总之我没有去这个约定就不算数!”


  我和她说:“我无语了。”


  她说:“我要你送我一个白色的梦。”


  我惊了一下问:“什么白色的梦?”


  她说:“就是到冬天的时候你陪我到水上公园去看雪,可以吗?”


  她的话让我很意外,怀着一种激动的心情回她信息。消息马上要发出去时忽然电脑掉线了,不管怎样都连不上真想砸掉电脑。第二天早上开机我的邮箱里收到了一封轩儿发来的邮件:


  “曾与你相识,却久久难以把你忘记。在西安银装素裹的雪地上,看着毛绒绒的雪花飘下,我的心在期盼,期盼这雪花能带去我对你的思念。


  漫天的雪花是白色梦,但这梦并不完整,因为她缺少你的温存。凌东河畔的树影印在我的心里,你的承诺我不会忘记。冬天老地方见,愿执子之手,与子共游飘雪的梦里。”


  我回了她十几封邮件,多少个“我也在期盼”要告诉她。这番话在我心里存了许多年,终于可以说出来了。真希望春节回家时能逢上一场雪,在飘着雪的河畔对她说出心底的那“三个字”。


  在她的空间留了言,邮件也发出了数封,可她始终未回。


  我苦苦等了半年,时值已到了冬季,可那个头上顶着朵红色小花的企鹅一直是黑色。


  一天夜里它突然变红了,我有点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急忙给她发了消息,五六秒钟后那边回复了,是一个自称是轩儿妹妹的人。后来的谈话使我泪水决提。


  原来轩儿所在的学校在汶川县,那次她给我发了邮件后,没有看到我的回信就永远的离我而去了。五月十二日的下午,轩儿像往常一样在教室里上课,突然房倒屋塌,她拉开了门让孩子们先跑了出去,而自己却被埋在了废墟中。


  当解救人员把她抬出来的时候,那双如水的眸子早已紧闭了。她带着白色的梦走了,那是一个多么很容易而又未实现的梦啊。


  轩儿的妹妹告诉我,她帮姐姐整理遗物时发现姐姐的日记扉页上写着我的名字后面是nhjdwmdjdm,几经猜测才知道其中的意思: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这也是轩儿qq号密码。


  零八年匆匆而止。春节我回家了,那是我上大学以来第一次回家。


  汽车驶过凌东桥时,我向两侧张望,桥下白茫茫的雪无边无际,高中时的红色教学楼在不远处耸立。


  下车后我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又折了回来,来到了那个老地方。凌东桥上车流不息一片喧闹,尽是返乡的人群,水上公园里也都是一些陌生的面孔,匆匆的在身边擦肩而过。我独自一人在冰上漫步行走,学校紧闭着大门,里面一片寂静,通向校门的那条小径被雪覆盖的不见踪影。


  天空又下起了小雪,无数的雪花从高空落下来,像天使的裙纱笼罩着大地。她们穿过柳树的枝条,落向行人和地面。 树枝上,桥上,地上,河面上满是白色的雪花。原来,这就是白色的梦,轩儿可望而不可及的梦。


  我踏着发出“嗞嗞”响声的雪,走到了桥上。那桥头理发店的音响中正放着那首熟悉的音乐:


  “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你问我何时归故里,我也轻声的问自己,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