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留守,守得住》

  《留守,守得住》短篇小说文字精彩情节吸引人,我们一起来看看:


  1


  七年前,我没有接受父亲给我安排的工作,背上行囊,只身来到广州。


  去广州打工,在护士学校读书的时候,我就计划好,一定要去那个美丽的城市工作。所幸,我很快在一家医院找到一份护士工作,也就是在这个医院,我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公——程君。


  程君是一家外企的业务员。那天,他重感冒来打针,刚好是我第一天上班,有点紧张。他看着我微微发抖的手,含笑鼓励我:“别紧张,用点力打,我不怕痛。”说得我笑了起来。就这样,他的病好了,我们却成了好朋友,再后来,顺里成章,我成了他的女朋友。


  孤身在外,能遇上程君,我很感激,不到一年时间,在他提出结婚时,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2


  五年过去,我们的儿子都三岁多了。程君因为工作关系,长年出差,有时候一出门就是一个多月。而我的护士工作,只上半天班,还有轮休时间,儿子上幼儿园后,我一人在家的时间就多了。


  五年,我们聚少分多。每次出差临行,程君总是欠疚地对我说:“老婆,又要离开你们了,真是对不住你和儿子。”我故作轻松地安慰他:“放心走吧,事业重要,我们的大房子还没买呢,为了大房子,分开这点小牺牲是值得的。”其实,我心里有太多太多的不舍。但男儿志在四方,我怎么可以牵拌住他的脚步呢。


  我们住的是一幢二手两居室楼房,离市重点幼儿园很远,离我上班的地方近,而程君的父母就住在幼儿园对面,这样,儿子就一直寄住在爷爷奶奶家,我只是轮休的时候去看看他。


  因为是轮班,所以一个星期才有一个晚班,其余的晚上,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寂寞无聊。


  我的对门,住的是一位健美教练,比我小一岁,人长得帅气阳光、阳刚健壮,一米八几的个头,我和他说话,总得仰着头。


  我上班总是行色匆匆,很少和他见面,三年前,我们搬到这幢楼的时候,好长时间没见对门有过人。一年后,才听见对门有人开门的声音,再后来,我只是见他一人进进出出。听一楼的王大姐说,他姓孙,三十岁,结过婚,随老婆调到B市,去年离婚后,就回来买下了七楼——我的对门。


  这天,我拿自家邮箱里的信件时,发现有一封信不是我家的,上面写着:孙文风收。我跑到楼下问正在做饭的王大姐,她说,孙文风就是你的对门。这样,我才知道了他的全名。


  上楼,我敲开他的门。他正在家跳健美操,穿着背心,一身的肌肉,因为出汗而闪闪发光。只是在电视健美比赛上才看到过这么强壮的肌肉,我的脸一下子红了,低下头,不敢看他。


  “这是你的信,放我家邮箱里了。”我把信递给他,他却并不去接,而是让开一条道说:“进来坐坐吧。来,我正在跳健美舞呢。”


  他不理会那封信,却转身走到地毯上,打开音乐,随音乐跳动起来。


  我只好走进门,把信放在桌上,看他跳舞。快节奏的音乐,加上他矫健的舞姿,我也不由地随音乐摇动起来。


  一曲跳完,他走到我身边说:“我知道你是我对门的方小幼医生。谢谢你给我送信,我请你吃饭。”


  我忙拒绝说:“不行,我还有事。”就慌忙逃出了他的门。拿钥匙开门时,却怎么也找不到锁眼。只听身后转来他的声音:“你怕什么啊,我又吃不了你。”


  这以后,我每天都能在上班的时间,刚好遇见他出门。他总是大胆地对着我笑,还问候一声:“小幼医生,上班呢?”他不叫我方医生,却直呼我的名字。虽然我心里想:这真是个大胆的男人!但却对他并不反感,反而时不时会想起他微笑的样子。


  慢慢地,我们熟悉起来。几次,他要到我家坐坐,我都没让,孤男寡女的,我怕别人说闲话。有时下班在门口,刚好他开门,我们就站在楼口聊天。因为是顶楼,也不怕有人上来看见。我们聊得很开心,他说话很幽默,常常逗得我开怀大笑。


  3


  程君出差回来,在家住了三天,又要走。这次出差是一个月。


  星期五是我的晚班,因为有点小感冒,晚上不到12点下班时间,我让同事小张有事打我手机,就提前回家睡觉。


  刚到七楼口,突然有人从背后抱住我,我本能地转过头看,刚要喊叫,嘴就被一只唇堵住了。


  “别动,就这样……”是孙文风。“我早就喜欢上你了,知道吗?从第一眼开始……”


  我想推开他,可手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慢慢的,我全身软了下来。一切听由他摆布。


  我知道,从心里,我是拒绝不了他的。当他穿着那件背心,将一身健壮的肌肉展放在我眼前时,我的心,就接受了他。


  可我不能做对不起程君的事,我是爱他的。就算我现在对孙文风有些好感,可那只是好感,决不能往下发展。


  他说:“到我家去。”开始拥着我上楼。我突然惊醒:不能这么做!


  我一把推开他,逃似地奔上楼,打开门,关上门,靠在门上,喘着粗气,像做梦一样。我刚才干了什么?怎么就这么轻易地让一个陌生男人吻呢?我开始恨起自己来。这样做太对不起程君了,我是爱他的。背井离乡这些年,是他给了我一个温馨的家;是他让我从一个漂泊的打工妹,变成一个拥有一切幸福的快乐女人,而我的心,怎么能这么经不起引诱呢?


  我飞跑到桌前,拿起电话,拨通了程君的手机。


  “君,明天能回来吗?”程君听出我微微喘息的声音,问:“怎么了小幼?有什么事吗?”“哦,没事,我只是想你了。”


  程君匆匆办完事,提前十天,就赶了回来。


  一进门,他就急急地问我。“小幼,出什么事了?”我对他说了事先编好的谎言:“这段时间我上夜班,总发现有个人跟在我后面,我好怕啊。要不,我们先借点钱,把新房子买了吧。你总不在家,儿子又总住在父母那边,也快上一年级了,我得天天去辅导他作业呀……”


  “好,听老婆大人的。明天我们就去看房。”


  我知道,我得快点离开这里。一个女人,如果还爱着老公,爱着自己的家,就算心出轨了,还可以收回,只是时间的问题;但如果身体出轨,就收不回来了。


  我努力地躲着孙文风,偶尔遇上,也不给他片刻说话的机会,就匆匆逃走。后来,我干脆住进了婆婆家。


  4


  程君休了年假,很快我们在离父母不远的一个小区买下一套100平米的大房子。一切装修完毕,我就催快点搬进去。


  程君刮着我的鼻子,说:“看我老婆想新房子想得,都等不急了。”可他那里知道,我是因为要逃离这个地方,不让自己在身体还没出轨前,被心的出轨带进深渊。


  我很庆幸,我是理智的。这件事情,我会永远压在心底。我和程君生活得很幸福和睦,也通过那段经历,我知道了:很多时候,女人抓不住幸福,就是因为守不住身体。心,是最容易见异思迁的,特别在女人感到寂寞孤独的时候,但只要身体不随心一起变坏,女人还是完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