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南方姑娘》

  《南方姑娘》我们一起来看看这篇小说:


  文静秀气,温婉如玉。


  在南方出生,上学,恋爱,毕业后却来了北方的二线城市。


  每天无休止的和难缠的客户以及更难缠的雾霾抗争。


  安夏,说起话来眼眉低转,和风细雨。


  但私下里偶尔也会说几句地道的北方方言,问候难伺候的领导以及领导的大爷们。


  安夏之前有一个小她一岁的男友。


  毕业后男友在家里的安排下去了南方一家国企。


  因为遥远,因为生存。


  两个人像翅膀被捆住的候鸟,再努力再倔强,也缩短不了相思的距离。


  两人约定三年后,你来或者我走。


  平安夜到了,大家总要相聚,相聚就要喝酒。


  安夏的酒量大家都知道,聚会总要留一个清醒的,她是不二的人选。


  一群人喝到11点多,各回各家。


  我拖着旺财上了八楼,把他丢在沙发上,他滚下来,再拖上沙发,他又滚下来。


  我累趴在地上,喘着气。


  手机一振,安夏的短信,来姐这吃夜宵,带上旺财。


  我踢了踢脚边的旺财,旺财翻个身,没理我。


  我摇晃着站起来,捡起被旺财踢到茶几上的鞋子


  扔在旺财脸上,丢下一句,安夏出事了。


  旺财连滚带爬的跟在我后面。


  安夏在平安夜紧紧攥着手机等着小男友的生日祝福。


  11点59分,“我累了,分手吧”安夏看着屏幕上的字不知所措。


  00点01分,安夏看着微博上的前男友搂着女孩的婚纱照不知所措。


  01点30分,我和旺财看着门口提着酒瓶的安夏不知所措。


  我和旺财面面相觑。


  安夏丢过来两瓶白的,还能喝吗。


  我认真的点头,旺财认真的摇头。


  安夏冷冷的看着他,旺财飞快的打开酒瓶,咕噜咕噜干掉大半瓶。


  靠,为了表示尊重,我咬咬牙,也干掉大半瓶。


  安夏在我闪烁的泪光中,指挥着旺财把门口的一箱白酒搬到客厅。


  见状不妙,我想跑,脚却抬不动,旺财跪在地上死死的抱着我的腿,两眼泛红。


  靠,灯红酒绿,喝死也熊,我踢开旺财,把剩下的半瓶咕噜咕噜干掉。


  然后瘫倒地上,和旺财抱头痛哭。


  安夏说,想听故事吗?


  我和旺财认真的磕头。


  安夏中学时有个喜欢的男生。


  声音干净又温暖,是大家公认的男神。


  一天,隔壁班的妹子向男神表白。


  据说喜欢了两年,妹子长的蛮好看


  大家起哄让他们在一起。


  当时她坐在窗边,正在低头做英语试卷。


  听到走廊的吵闹声,抬头向外看


  明白个大概,心里咯噔一声。


  正是午后,阳光很暖,照在脸上却很是刺眼。


  而安夏是那种眼睛碰到强光就会流泪的人。


  那个男生站在走廊有点不知所措


  转身看到安夏的那一刻,恰好安夏眼泪啪嗒一声掉下来。


  他看着安夏,就愣了。


  安夏有点慌,手忙脚乱的擦干眼泪,假装在看题目。


  一遍一遍的在试卷上划着很奇怪的符号。


  我严肃的放下羊肉串,后来呢


  安夏用力摇了摇桌上的空酒瓶,递给旺财,去,给姐再开一瓶。


  旺财抹抹嘴边的油,依依不舍,抓起两个小龙虾,别偷吃啊。


  安夏叹了口气,吼道,旺财,给老娘上酒。


  靠,虽然屋里温暖如春,我忍不住打个寒战。


  安夏把酒递给我,我战战兢兢接过来,看着她的眼睛。


  过了一会,安夏笑了,后来男生接受了女生的表白。再后来就毕业了,杳无音讯。


  我屏住呼吸,开始朗诵


  总有一段时光,因为缺乏勇气,因为缘浅情深,因为缘深情浅,我们错失了种种爱情,但得不到的才是最珍贵的,爱情一直存在理想的世界里,遗憾是美好,记忆中的人会出现在旧时光的风景里,成为你珍藏一生的美丽。


  旺财停下嘴里,手上的龙虾,见状要吐。


  安夏瞪着旺财,旺财怯生生的又咽回肚里。


  我和安夏相视一眼,冲进卫生间。


  安夏熟悉地形,抢先一步占据洗手台。


  我扒着马桶,两个人吐到天昏地暗。


  我和安夏相互搀扶着爬到客厅。


  旺财抓着龙虾扭头看着我俩,打个饱嗝。


  我和安夏掉头爬起来就跑,吐到生不如死。


  安夏进卧室拿了个精致的盒子,哗啦啦的倒在地毯上。


  几十封信件散落一地。


  每封信上都有编号,我找到1号,小心翼翼的拆开


  安夏同学:


  你好,我是文传学院的赵衡。


  我注意你已经很久了,


  我初见你眼眸,如坠入浩瀚星空。


  你笑时,我温暖似春。


  你皱眉时,我捶胸顿足。


  我要带你去最美的远方。


  那里有草,花和树。


  有蒲公英和会飞的小鸟。


  有风和亮的星星。


  有玩泥巴的男孩女孩。


  有挽着胳膊的老头老太。


  还有牵着手的你和我.......


  我在心里飞快的背着,靠,这么流氓的诗句。


  呸呸呸,这么浪漫的诗句,追女孩子一定很有用。


  安夏看出我眼中的热切,手一挥,送你了


  我如获至宝,小心的叠了起来,放在衣服的内兜里,拍了怕。


  那剩下的呢,我眼巴巴的望着安夏。


  安夏沉默了一会,都给你们了,帮我烧掉。


  我沉默了一会,可以不烧吗。


  安夏冷冷的看着我,我静如寒蝉。


  我一边惋惜,一边跟旺财抢着地上的情书,一边烧。


  旺财随手撕开一封


  在暖融的清晨,写许多情书。


  在炽烈的晌午,喝许多烈酒。


  在慵懒的黄昏,抽很多香烟。


  把情书,烟,和酒都寄给你。


  然后在深夜,用烟和酒缸点着情书。


  深情和真心


  烧起来应该特别暖和。


  我踢了踢还沉醉在朗诵诗歌中的旺财。


  指了指眼红了的安夏。


  瞬间安静了下来


  安夏走到窗前,背对着我们。


  她指着路上一排梧桐说,在我们老家,路上种的都是木棉,等到春天,一树橙红。


  盆中的火红映着我和旺财面面相觑的脸。


  安夏说,我特别后悔来到这个城市,没有南方的四季如春,没有家乡的乡音乡情,冷冰冰的城市里,只有回忆。


  她停顿一下,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会有这个结果,我每晚睡不着,我反复的问自己,是不是踏错了河流,溪中的竹筏却偏要在浑浊的激流中,安静的等待淹没。


  我站起来,准备继续朗诵。


  却被旺财一把拉住,他摇了摇头。


  安夏瘦弱的身躯,在北方的寒夜里倔强的生长着。


  南方姑娘你是否爱上了北方


  南方姑娘你说今天你就要回到你的家乡


  思念让人心伤她呼唤着你的泪光


  南方的果子已熟那是最简单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