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妹妹看孩子》

    有小妹的时候,大妹已经十岁了。正是上学的年纪,可是由于家庭经济条件实在太差,妹妹在一次向父母没有要到学费的情况下,不知是真的不愿上学,还有要和爸妈赌气,说出了:“不给我钱,我就不上了。”这句话。母亲真的丝毫没有没被她吓到,反而高兴的说:“不上刚好,在家帮我带带妹妹,再顺便看好庄稼”。


    于是,大妹便辍学在家了。


    那时,村里的孩子也确实没有几个上学,家家有牛有猪,父母光地里的活就够他们忙活的了,牛呀,猪呀的食物自然落到了孩子们的身上。每家的孩子天一亮就被父母从被窝里叫起来,赶到地里去挖草,小伙伴们有的三个一群,有的五个一伙,天长日久,草都来不及生长。于是就有那些调皮捣蛋的、想省时省力的少年,看着别家的庄稼没人看,就将庄稼收割一筐弄回家。


    我家的地就在家的附近,附近邻居家的羊呀、牛犊呀、猪呀,这些畜生村人都不拴的,它们饿了也会自然的往地里跑,我家的庄稼就成了它们的口食。


    还有几个月的小妹妹,母亲干活不能将她带在身边。


    于是,辍学的妹妹有了两项重要的工作:照顾小妹妹,看护庄稼。


    她每天抱着小妹妹在家和田地之间不停地穿梭。从家出发,上路坝头后,一条路向北,一条路向西,不管是向西还是向北,绕着我家的地过一周后,又回到路坝头。每天大妹在地的周围不知要转上几圈,十岁的孩子,还要抱着一个孩子,辛苦程度可想而知。有人会说,呆在一个地方看着不就可以了,如果是那样,今天,我也就没什么好写的了。有的孩子好似特意气我家似的,今天,这儿少一片麦子,明天,哪儿少几棵油菜等等,没有几天顺当的日子。


    大妹一天天转的多了,被她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庄稼地的地头,自然生长了一颗苦楝树,由于是自然生的,没有正头,斜刺里向四面八方长了五个枝桠,且每个几乎一样粗,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树的枝桠上被人密密的攀上了绳子,就像一张网,还有点像一张摇床。我们都感到很奇怪,谁将树攀成这样,他又想干嘛呀?直到有一天,母亲看见她的两个孩子呆在树上,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大妹的杰作。大妹对我们说:“你不知道,抱着妹妹一圈一圈的走来走去有多累,看到这棵树的时候,我想:要是我们能到树上去,就不用走了,到树上后,抱着妹妹坐久了会打瞌睡,才发现不安全,才想到这个办法的。这样呆在树上,看着庄家地,就悠闲多了,而且,上面太阳还晒不着我们,有树叶为我们遮阴凉,还有八面的来风送来清凉;由于坐得高,自然看得远,无论地里哪有风吹草动,我都能看得见,你们说是不是一举多得呀!”听完大妹的话,我们呵呵笑着表扬了妹妹的聪明,只是提醒她,注意两个人的安全。


    一晃快三十年了,我心中一直有个疑惑:那时的我们,爬树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小妹只有七八个月,完全依靠她的搂抱,她是如何将小妹弄到树上去的?


    这个问题一直是个悬念,直到不久前的一天,我和妹妹聊天,提到小时候我们一个个爬树的本领是如何的了得,我突然想到我心中的疑问,于是连忙问妹妹:“你还记得我们家地头的那颗苦楝树吧?你那时是如何将小妹也弄到树上去的?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不明白。”


    “这个呀,我还以为是啥事呢,这个很简单呀。我用一条绳子,先拴在妹妹的腰里,叼着绳子爬上树,然后提绳子不就将妹妹提上去了吗。”妹妹说。


    “哦,我明白了,那你们下来时又是怎么办的呢?”我不由问。


    “下来呀,不就更简单了吗,再将绳子拴在她腰里,现将她放下来呗。”妹妹笑着说。也是,总不能将小妹留在树上吧。


    “姐,你不知道,在树上的我们真的很舒服,有时还能打个盹呢,可美了!”妹妹笑眯眯的说。


    是呀,小时候的我们生活是艰苦的,没有肉吃、没有钱花、没有衣穿、甚至没有学上。可是,我们又是快乐的,我们总能在日常生活中在大自然找到好多好多的乐趣。直到现在回想起来,心中依然甜蜜异常,可以说是不朽的精神食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