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惩治奸商》

    出纳王蕊吃完午餐上来,显得闷闷不乐。


    俺问她出了啥事?她气愤地说,楼下报毛刊亭那个小老板,气死我了,我去他那儿买了瓶饮料,我明明给了他十元钱,他硬说是我给的是五元钱。我要他找回五元钱,他死活不肯找,还说我记错了。


    杨经理在旁听了,也附和着说,是啊,那个报刊亭老板特奸,上次我去他那买张报纸他还给我找了一张假拾元的钱,回去找他,他不认账了。


    俺说,你们都是白领阶层,高智商群体,怎么会被一个小商贩耍得团团转而束手无策呢。她们问俺有何高招。


    如果你们想教训一下那个报刊亭老板,就听俺的。于是俺给她俩密谋一翻。


    海滨城市,中午太阳很大,路上行人很少。


    杨经理拿了一张百元大钞去了那家报刊亭买了一份五元的杂志,老板找了她九十五元。杨经理接过钱便走了。


    过了一会儿,俺也赶到那家报刊亭,向老板要了一瓶饮料,五元钱。俺先把钱递给老板,老板接过钱顺手丢进钱箱,也随手拿了一瓶饮料给俺。俺接过饮料打开喝了两口,便对报刊亭老板说,你找我钱啊!


    找什么钱,饮料五元一支,你刚好给了我五元钱啊。


    不对吧,俺明明给了你一百元钱。


    我明明收到你五元,别在这里耍赖。


    俺明明给了你一百元,怎么就变成五元呢?


    于是俺和报刊亭老板争吵起来,因为旁边没人作证。双方各不相让。


    正在这时,马路对面来了一位巡警。俺说,要不叫警察来评评理。好!报刊亭老板理直气壮地说。


    警察前来听了俺和报刊亭老板的述叙,报刊亭老板坚持说,只收了俺五元。


    俺说,俺给了老板百元钱,不信,你叫老板把钱箱拿出来,有一张斩新的百元钞,是俺从银行取出来的,还是连号的,俺还把钞票号码说出来了。


    警察办事当然以事实为依据,便叫老板把钱箱打开,看看是否有俺说的百元钞票。


    老板不服气地打开钱箱,警察果然在钱箱里找到了俺说的那个号码的百元大钞。报刊亭老板当场立即傻眼。


    在事实面前,报刊亭老板只好乖乖地找了俺九十五元钱。


    报刊亭老板被警察教育了一通。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听俺慢慢道来:


    俺上午从银行取了两万元钱,发现全是新钞连号的,便拿了一张给杨经理先去报刊用了那张钞票,那张钞票的号码俺先已经记熟了。然后俺趁报刊亭旁没人时再去买东西,到时耍赖死无对证,那就只剩下物证这一项,等警察来时便把物证说出来,事情就这样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