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巴黎圣母院失火:再不相见的珍贵历史

    今天早上,不少人都被巴黎圣母院大火的消息惊呆了。这座拥有着852年历史、历时200年时间才建完的天主教堂,在熊熊大火中的身影,忍不住让人心碎。巴黎圣母院可能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建筑之一,拿破仑曾在此加冕,戴高乐的追思弥撒在此举行,纳粹也未能将它毁坏。岁月的痕迹没有在它身上留下多少,却被一场大火折断了“头颅”。

    大火中,最惊人的场景莫过于教堂尖顶在火中的轰然倒塌。这座尖顶是哥特式的巴黎圣母院标志性的组成部分,高达90米。和巴黎圣母院的主体建筑部分不同,这座尖塔是木质的,这也是它这么快就毁于大火的重要原因。 此外,它其实在相当晚的年代,也就是19世纪,才在一次修复中建成。教堂原始的尖塔,由于它的木质构造,经过几百年的风吹雨打早已腐朽不堪,于1786年被取下。直到1864年,主持当时修复的法国建筑师欧仁·维奥莱-勒-杜克(Eugène Viollet-le-Duc)才决定以橡木镀铅重建尖塔。

    在大火的猛烈攻势下,教堂内部最为著名的彩绘玻璃花窗——“玫瑰花窗”——也已被烧毁。据说,为了保住这些珍贵的花窗,二战德军占领巴黎前,巴黎人特意将花窗从教堂移走保存,没想到,它们却在和平年代毁于大火。

    教堂拥有西、南、北三面花窗,东面原本的花窗已在18世纪的一次维修中,由于采光原因全部被替换为透明玻璃。不过,保留下的三面花窗也不尽然是中世纪的历史遗存。教堂西面的花窗在19世纪时被全部重新镶嵌,南面的花窗则命运多舛,16世纪时它经历了一次大的破坏,1830年的七月革命进一步破坏了它。1861年,欧仁·维奥莱-勒-杜克修复了这一面花窗,修复中使用了许多新玻璃,但也尽量保留了古老花窗的部分。其中一面描绘了马太福音中的圣经故事,来自12世纪末期的教堂初建之时,是大火前圣母院保存的最古老的一面花窗。1960年,19世纪时期的花窗又被新的玻璃替换。

    不过,坏消息中也有好消息。根据巴黎圣母院的官方推特发布于当地时间晚上十点零五分的推文,巴黎圣母院的主体建筑并没有被烧毁,建于13世纪,大众最为熟悉的双塔造型的正面得以保存。

    法国巴黎圣母院主教帕特里克?肖维(Patrick Chauvet)在电视直播中说, 圣母院内保存的众多艺术品,除了难以取下的大型油画以外,大多数也被抢救了出来,其中最重要的,当属三件基督教圣物。它们分别是耶稣受难当天,罗马士兵戴在他头上的荆棘冠、十字架碎片和钉入耶稣身体的钉子。1239年,这些圣物在当时的法国国王路易九世的迎接下来到法国,入藏圣母院。每个月第一个星期五的下午三点,这些圣物才会在圣母院东北角的圣器室中展出。

    此外,由于事发时巴黎圣母院正经历一次维修,在上周,被烧毁的尖顶周围的12座12使徒的雕像刚巧被移走,从而躲过一劫。这些雕像和尖顶一样,同样树立于十九世纪。

    虽然建于八百多年前,但巴黎圣母院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如前所述,它的许多结构都被重新修复或替换过。八百多年来,它遭受的破坏也数不胜数,其中以1793年的法国大革命期间为最。当时,巴黎圣母院甚至一度被当作储物间使用,教堂的许多铜钟则被融化。被破坏最严重的则是教堂的雕塑,圣母院拱门的上方为众王廊,陈列着旧约时期28位君王的雕像。原本的雕像在大革命时被误认为是法国国王,于是被破坏并拆除,到了1977年人们才再次找到这些雕像的头部,现藏于克吕尼博物馆。而展示于圣母院的雕像则是复制品。

    1804年拿破仑在此举行的加冕仪式使这座宏伟的教堂再次被人们记起。而教堂最应该感谢的应该是雨果,1831年,他的小说《巴黎圣母院》的出版,直接促使了二十年后的教堂大修,也使巴黎圣母院成为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

    法国总统马克龙已经表示,巴黎圣母院的“重建会在第二天”就开始。

    建筑的永恒之美,也许并不在于它年代的久远,曾经被空袭夷为平地的德累斯顿,在重建后如今依然是德国最美的城市之一。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巴黎圣母院会恢复她的荣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