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星期六)服务器迁移,预计当日下午可以恢复收听和下载!
手机网站二维码
  • 作者:蒲松龄
    播音:王玥波
    音频:
    浏览:
    最新章节:020完结.mp3
  • 读香玉,一是惊异于古代女子的大方,两女侍一夫,非但不妒不忌,而且情意甚笃。虽然这颇和天下男人的心意,可还是免不了心生疑窦。想来那房玄龄的老婆,是宁愿饮鸩也不愿意丈夫纳妾的。也许香玉、绛雪乃是花妖树精,非人一族,心胸自然开阔的原因吧。或者就是蒲松龄的臆想。二则对蒲松龄赞黄生乃天下至情之人不敢苟同,排除惺惺惜惺惺的原因,于我看来,这黄生也就是个浮浪书生而已。细诘其言其行不觉汗颜心惊。黄生是有妻室的,他与香玉应该算是外遇,而且他追女人的时候根本看不出他的温文尔雅,活脱脱一幅无赖相。看见两女子,遂隐身丛树中,以伺其至。“生暴起。两女惊奔。”无奈,妖精爱书生。黄生把两女子吓跑了,心下怅怅,在树下题了“无限相思苦,含情对短缸。”“不知君竟骚士,无妨相亲。”女子竟然主动投怀送抱了。看来这香玉也是个文学女青年。至此“夙夜必偕。”接下来的故事就有点离谱了,黄生把男人那朝秦暮楚,得陇望蜀,吃在碗里看着锅里的劣根性表露无遗了,竟然每次完事要香玉把另一个美人也招来,供他亵玩,降雪不至,生则以为恨。想来定有女人看至此处,恨不得掴这黄生几个耳光,真是看过不要脸的,没有看过这么不要脸的。可香雪之气度岂是俗人能比。女曰:“绛姊性殊落落,不似妾情痴也。当从容劝驾,不必过急。”什么情痴,纯粹无人格吗!

王玥波 64

切换至:封面列表排序:

  • 序号
  • 类别
  • 书名
  • 最新更新节
  • 作者
  • 播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