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蠢贪官》

    民商局的办公条件有点差,九十年代初的二层楼板楼,四五个人挤在一个房间。冬天通着暖气也是瑟瑟发抖,夏天开着空调也会汗流浃背;局长们感觉没有面子,职工怨声载道。终于,造价六百余万元的办公楼项目批了下来。


    王局长这两天乐开了花,原来基本上没有饭局,现在天天是高朋满座,领导也时不时地请他搓上一顿。烟酒糖茶已堆满了仓库,购物卡塞满了抽屉,条子装满了布袋。都答应了,但总不能都干吧?那就化整为零,分成主体工程、水电、门窗、装饰、窗帘、电器等多项,尽量照顾到领导的面子、经理的钱袋子。主体工程是不能分包的,谁干就得摆平其他投标人,反正他是已经答应了,并告诉了想参加的人和评委,但还得走公开招标的程序,那就看自己的关系和协调能力了。


    终于开标了,王局长亲自坐镇,报名的三十多家,只来了六家投标人。检察院预防犯罪科的李科长,招标办的马主任,公证处的张主任,进行了现场监督和公证,顺利地唱完了标,王局长的脸上也闪现了一丝笑容。


    李科长、马主任、张主任看着评委们忙碌着评标,心里分别犯起了嘀咕。这么大的工程,报名的三十多家,却只来了六家,太不合常规了。他们三人是老搭档,心有灵犀不点也通,便各自拿起标书也看了起来,边看边折角,折到最后没法折了,就碰了一下头。除了投标人的名称、报价不一致以外,其他大部分一致,甚至连标点符号、错别字都一样,这是明显的串标!李科长提示评委,仔细看看,是否存在串标的可能。评委们面面相觑,当着检察官的面也不敢装下去了,最后出具了存在串标重大嫌疑的评审报告。


    李科长会同马主任、张主任整理完了情况报告,将案件移交给了公安机关。


    王局长被免职了,他违背了停建楼堂馆所和办公楼的规定;六家投标人由一家召集,五家陪标,并堵住了其他投标人和专家的嘴。召集人明白这项工程没有再建的可能,抓住了立功的机会,不但如实供述了串标的过程,还检举了向王局长和评委行贿的事实。


    王局长、投标人、评委相聚了,这次不是在酒店,而是在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