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梦游幽灵城》

    一阵柔柔的晚风轻轻的吹来,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似轻盈,我慢慢的下了床,票着走进了一个又黑又大的地方,这里好像是另一个世界,没什么感觉,只是觉的特别的冷,这时我感觉有人在喊我,是谁了,谁在喊我,没有看到人影,只是觉的这声音像千里传音似的,一声声的声音回荡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是谁在叫我了,仔细一听,原来是妈妈叫我吃饭,不行我的回去,可就在争开眼睛的时候,我感觉全身无力,好像整个身体跟床粘在一起,没办法,我只好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你们先吃我在睡会,说完就又睡了起来。


    也许是我第一次让这个奇怪世界吸引了我,我竟然又来到了这里,和上回不一样的是我来到了这个地方的一座城,城门的最高处挂着一张牌上面写着“幽灵城”三个大字那三个字好像会飞一样向我飞过来,我慢慢的念着幽——灵——城,天哪这不是传说中的地狱吗我怎么来这儿了,顿时我觉的自己掉进了万丈深渊,还好没有鬼出现在我面前,否则非的把我吓死


    说来就来,乌——乌——乌一声声的可怕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近了…近了毛骨怂然的声音使我连站住的勇气都没有了,可我还是坚持住了,声音有点颤斗的说:“你是谁,是人还是鬼啊,有本事你出来啊,我不怕你。出来啊!”整个黑暗的世界除了我的喊声,和那可怕怪叫声,好像真的没什么了。


    这时候随着那怪叫声的由远而近,一个披着长发的女人向我走过来,不,是票过来的,随着她对我的接近,随着一股冷风向我吹来,冷的我直打寒颤,她完全接近了我,长长的头发,一张如墙皮的脸,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含着泪水,白色的衣服好像被血染红了似的,失去了它原有的颜色,你是鬼还还是人啊?


    鬼?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


    不相信,我肯定的否决了她,感觉实在是太可笑了,这个世界怎麽会有鬼了,同时也有点不解,她为什麽要这样说她自己了?


    她看着我不相信的眼光,沈默了许久,忽然问我:


    “如果站在你面前的我不是人……”


    不是人?不是人你会是什麽啊?觉得她有点无理取闹,我讨厌她的,从头到脚看下去好像除了那双园溜溜的眼睛没有什麽看头了,我不想跟她说话,更不想让她靠近我。我向後退了三步。


    你别过来,别靠近我,我讨厌你,看着她那惨白的脸更是让我无比厌烦,她诧异的看着我,见我一副慌张的神情,她看着我笑了笑对,郁闷,她也会笑?我不紧怀疑她是否从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神经病病人了。


    看我迟疑,她转过头看了看不远处的那个地方(因为太黑,我并没有清楚的看到),她在看什麽?此刻她心里在想什麽,我全然不知,也不想问,静静的站在那,很久很久。


    不知这样维持了多久,她转过身问我“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这一问还真问住我了,我确实不知道这个阴深深的地方是哪了,我知道在这里待的没一分钟都很不自然,加上又冷,我几乎都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了,此刻我更想回家,见我不说话,她便自言自语的继续着她想要说的,好像此刻飞得让我知道似的。


    “这里是地狱……”


    什麽?地狱,她还想说什麽,我完全惊呆了,可以说是被吓得快没知觉了,刚来到这个地方,我就觉得奇怪,特别是那三个大字在向我飞来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劲了,只是我不愿相信这一切,更不愿相信眼前的这个疯女人说的不着边迹的话了,我假装徵订的笑了笑


    地狱?开什麽玩笑啊?以为我傻啊?这里要是地狱,那你是谁啊?难不成真的是鬼吗?原以为我的话能让着个疯女人清醒,没想到却被她的从容应对下个半死。


    “我本就不是人,是鬼,只是你不相信而已”。她的眼睛园溜溜的转个不听,虽然她的脸是那麽的吓人,让我不敢靠近,但是她那一脸的真城让我不得不信,更何况处在样的环境下,我好像除了相信没有别的选择,心里不仅一阵阵心慌,怎麽办啊,好像自己此刻迷失了方向似的,不知该怎麽走出这儿,不仅一阵後怕,见我这样,她像是安慰我似的,“你不要害怕,我不是一个恶鬼,我不会伤害你的。”


    听着她的话我怎麽这麽无奈,又这麽想笑,心想,废话,哪个鬼脸上会写恶鬼二字了?但现实不容我多想,毕竟她真的没有靠近我,也没有伤害我,而我现在也只能乖乖的陪着她,除此之外我还能做什麽了。


    你是怎麽死的?不知哪来的勇气,我问了她离开这个世界的原因,问完我又後悔了,天呐,她可不是人唉,她会告诉我吗?要是我惹恼她,她会不会伤害我了?一连串的问题在我脑海出现,没有谁可以告诉我答案,也没有谁可以为我证明什麽,唉,不由的悲哀由上心头,心里越发想家,想妈妈,可是现在谁又能救我了?我只能听天由命了。


    原以为她不会说的,甚至我很有可能将她恼羞成怒,把我……,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对我的问题没有生气,沈默了片刻给我讲起了她的故事。


    三年前,我大学毕业,很快就找到了一份的工作,工资待遇还算不错,我也还算喜欢这份工作,当时因为我和我男友是异地恋,毕业後,他说到不了一个城市,两地分居的生活他受不了,所以我们就分手了,那段期间我很痛苦,我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工作,加班加到几乎忘了吃饭,一个月下来我搜了好多,但是我很快乐,因为在忙碌的情况下我才可以不想他,那样我就不会很痛苦,直到有一天,大学同学聚会,我本来不想去,因为我知道这次聚会他也会在,我怕到时候自己承受不了,会哭,会喝酒,甚至会和他的现女友吵起来,可就在晚上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他打来的,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无奈,只知到自己没有忘了他,却拿着电话不知该怎麽说话,电话里传来他的声音:


    “最近好吗?”


    “很好,你了?”(激动的其实是想说,我很想你很想见你)


    “哦,我也很好,今天同学聚会,你回来吗?”


    “……”(沉默)


    “都是我们班同学,好久没见了,趁这次聚会见见”


    “你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我……还是一个人,自从我们分了,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为什麽不……”


    “我忘不了你。”


    还没等我说完,他就接了我没有说完的话,我楞住了,没听见我说话,他继续问我,去不去同学聚会,心中一阵惊喜,我立马答应了,於是我们就约好了晚上7点见面。


    看她说的那麽认真,我有点不忍心听下去了,但她并没有注意到我此刻的表情,仍讲述着她的故事,晚上下班,她匆匆忙忙的简单的收拾了东西,来不及跟同事们打声招呼就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了。要知道,我平时都不这样的,下班了,我总是最後一个先走的可是那天晚上,为了见他,我一下班就跑出了,带着心情的激动,想着一年多没见他会变成什麽样的?是瘦了?还是胖了?带着这些疑问,我恨不得马上能飞到他的身边。


    或许是惹怒了老天,那晚下起了大雨,她不顾一切的想要见他,最後却是未能随了心愿,反而还把让自己成了孤魂野鬼。


    当我走到半路,进了一个小巷,那里很窄,又加上下起了雨,又是晚上,我完全没有察觉到身後有人跟着,在我不注意的情况下,冲了出来从後面抱住了我,将我打晕,拖到一个小房子里,把我强奸了,在我醒来後看到自己那副狼狈的模样,我受不了,我不能再去见他了,想着,我跑在了马路,刚好一辆车路过也许是司机没有看清楚,将我撞出了几米远,瞬时我的血和雨水华为一潭,司机见情形不妙,下车将我送到医院,在我父母感到的那一刻,医生宣告我已经不行了,在我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解脱了,我看到了他来到了我的床边,听着他呼唤着我的名字,我很开心,只是我再也不配他这样爱我了。说着,她哭了,哭声是那麽的凄凉,我实在不忍心在听下去了,我不知道自己此刻怎麽去安慰她,现在我在看她已经觉得她不是那麽可怕了,我起身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她擡起头看着我说:“你不怕我了吗?我可不是人,是鬼。”


    不怕了,你愿意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说明你真的无心伤害我,我真的世上还有你这么好的鬼,说完我感觉心里轻松了好多。


    “他来了,我也该走了。”


    “谁来了?”我完全蒙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正当我还想问什麽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剩我一人在原地发呆。


    她说走就走了,和他一起离开了,或许这次他们真的会很幸福吧,想着我笑了,却不知该怎麽回家。心中仍是迷茫,正在这时,我听到有人叫我,还是那熟悉的声音,像千里传音似的,仔细一听才知道是妈妈叫我起床的。


    在我睁开眼睛时已经是早上7点多了,想着昨晚的,才知道一切都是梦,梦里,我到地狱走了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