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野狼》

    “狼,狼来了!“人们这样喊着。


    大院门前,一匹狼正盯着被关在笼子里的小狼,小狼嘶嚎着,凄惨的声音,让人听了忍不住一阵怜惜。


    这或许是匹雄狼罢!它死死地注视着那个笼子,似乎它的目光可以融化笼子一般,眼里尽是温柔,充满了对这个未历世的孩子的慈爱,眼中却也波光粼粼。满目沧桑的眼睛转而又盯着人类,两颗锋利的獠牙,死死地咬在一起,狰狞的脸上,写满了对这个文明院落的仇恨。最后,它的目光落在了人类背后的屋子,它的目光中写满了期待,守望……屋子内灯火通明,一片寂静。


    夜,是夜,一切罪恶的源头,一切孽缘的祸根。寂静无声,静静悄悄。


    人类面目凶狠地举着猎枪对准了门口的狼,狼依旧狰狞地注视着人类,它的身子慢慢向旁边倾斜,似乎……要逃。人类手中的猎枪也已蓄势待发。命悬一线,生死关头,一声巨响划破天际,沉默着,一切都沉默着。狼沉默着,似乎眉宇间不那么凝重;人类沉默着,不知所措的他们,举着枪漫无目的,四下找寻;夜沉默着,万千星辰忽闪不清,倾听大地生灵的苦楚。烟尘散去,一头狼叼着一个正在熟睡的婴儿,蹑手蹑脚地走向大院门。“


    孩子,我的孩子……”睡眼朦胧的妇人,刚从床上摔下,脸上的淤青和身上的睡衣,就是最好的证明。“我老婆的孩子,快抓住他!“人们举着枪,齐刷刷地冲了过去。“小心点,别伤了孩子!“叼着孩子的狼,似乎听到了动静,猛然回头,又如离弦箭般飞驰冲向门口。呼啸而过,小腹前的奶嘴一晃一晃,巨大的晃动,终于令婴儿惊醒,嘶嚎般的啼哭,响彻天际。


    “孩子,我的孩子……“妇人无力地跪坐在地上,失声痛哭。她的老公蹲在一旁安慰,“你们,快去,要抓活的,务必小心,不要伤了孩子!老婆,老婆,不要哭了嘛!”一路的奔跑,一路的啼哭。


    身后,小狼依旧在嘶嚎。狼的速度过快,人们早已追之不及。“站住,狼崽子!”其中一个人这样吼道。狼似乎听见了这巨吼,齐齐奔跑的狼,齐齐地转过了头。婴儿依旧在啼哭。母狼嘴一用力,一扔,将孩子扔到了自己背上,兴许是软和罢,或许是温暖罢,婴儿停止了啼哭。人类举着枪,对准小狼的脑袋。“放了孩子,要不然,打死它!”母狼毫不理会,柔情似水的眼睛,注视着小狼,满是对这个孩子的怜爱。


    而雄狼,则恶狠狠地看着众人,似乎知道人类早有预谋般,他狰狞地看着人类,眼中的恨溢于言表。至于婴儿,安详地趴在母狼背上熟睡。但是,还未处世的婴儿,又怎么知道,面前是一场恶战,一次谈判,一次血雨腥风的较量。于他,或许是动物战胜人类唯一的筹码。


    “放了我的孩子,我放了你的孩子!”母狼似乎听懂了一般,开始向前走去,慢慢地,一步一步,生怕惊醒背上的孩子。它刚要走到门口,人类举枪,开枪了。“砰……”枪子打中了狼。


    “你开枪干什么,伤了我的儿子,我要你们一个个都偿命!”“老板,我不开枪它就跑了!”母狼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惊呆的眼睛,望着一跃而起被枪子击落的雄狼,它没有丝毫犹豫,撒腿就跑,空气中似乎还掺杂着它留下的些许水珠。


    “快抓住它!”人们在后面追,枪声四起,一枪又一枪,母狼灵活地躲闪。……一个空荡荡的大院旁的草丛中,钻出了一匹狼。它一瘸一拐地走到关着小狼的笼子旁,小狼探出脑袋,发出几丝低鸣,母狼用头蹭蹭它的脑袋,然,看着它,眼中尽是心疼,让人看了久久难以释怀。


    母狼咬咬锁头,没动静,咬咬铁栏,没反应。小狼望着它,发出几丝低鸣,眼里尽是心酸。母狼发出一丝低鸣,看了看小狼。慢慢走到雄狼身前,舔舔毛发,蹭蹭肚袋,“哎!牠没有像以前一样装死吓我!”“今天真晦气!”“孩子……老公,我们的孩子!”“你放心,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它。


    ”母狼慢慢地拖着雄狼,走进了那片草丛。四下无人,夜寂静无声,万物皆已睡下……不,还有一匹狼,它拖着另一匹狼,背着一个婴儿,走向山间,把婴儿放在山洞里的草垛上,雄狼放在一旁。


    它想出去散心,今天是满月,牠走到悬崖边上,失声嚎叫,倾吐着自己的不快。夜寂静无声,似乎还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流星划破天际,冷月冰冷着脸,忽闪的群星嘲讽般笑着,蟋蟀蝈蝈窃窃私语,风吹树,树弯腰,寒风凛冽。母狼孤零零地站在悬崖边,眼中波光粼粼。……一切都那么美好。它静静地走回洞穴,看了看婴儿,看了看雄狼。


    累了,沉沉的睡下。……


    “有狼,发现一匹狼!”顿时,枪声四起,狼,飞奔,丛林间到处乱窜,人们早已寻不得其踪迹。四下寻找,分头行动。“它在那儿!““砰!“一声枪响,狼倒地了,它身旁一个看着五六岁的孩子,趴在它身上嘶嚎。


    狼,似乎还有一口气,它用头推了推孩子,示意他快走,孩子性子倔,不走。狼眼中充满了哀伤。


    人类到了,他们用枪对准狼和孩子。狼深深地看了孩子一眼,便沉沉地睡下了。


    “老板,还记不记得你是十年前丢的孩子!”“记得,怎么了?”“兴许就是它!”“你别说,还真像,但我不确定,我记得那头母狼腿上有枪伤,把他带回去炖了,哦,让厨师注意,处理狼毛的时候看看有枪伤没!至于他,带回去,笼子里关起来!“……“孩子,我的孩子!“老板的妻子一把抱住狼孩狼孩一脸古怪地看着她。


    老板的妻子诉说着这十余年的丧子之痛。“恭喜老板,贺喜老板,孩子失而复得,又除掉了那匹恶狼,就是狼老了,皮卖不了多少钱!“院子内尽是谈笑声。“有就不错了,我儿子找回来了,狼也除了,心中痛快啊!哈哈哈哈!


    “母狼的栖息的洞穴依旧放着一垛带血的干草和一堆白骨,他们将随着世界存亡。为什么。母狼的腿伤了,为了活着,为了孩子活着,吃掉了雄狼,保住了自己,和别人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