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有声小说网推荐读物《善恶终有报》

    一场轮回的重生,记忆跟从,是侥幸还是疏忽?一段惊人的地府之游,竟然起死回生,是善有善报还是阎王有情?


    (躲过孟婆汤)


    广阔的夜空中却不见一颗耀眼的星,漆黑静谧的夜晚,微风轻轻地侵入你的身体,你却毫无知觉,只觉得从骨头缝里透漏着丝丝凉意。不一会儿,撕心的喊叫声打破了这静谧的夜晚;远处的茅草房中传来了生孩子的声音,接生婆极力的催促声,产妇疼痛的叫喊声回荡着整个茅草屋;屋顶上不知从何处而来的野猫此时也跟着喵喵叫道。终于在这个令人发指的夜里一个小生命诞生了,正当产妇与接生婆欣喜若狂时,一段声音再次打破欢快的氛围。婴儿竟奇迹般的抬起了手:“哎呀,我的手怎么这么小啊!”一旁擦汗的接生婆和虚弱至极的产妇相视一惊,随即大叫起来,接生婆失魂的跑入了黑夜里,产妇则吓得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产妇再次从噩梦中惊醒嘴里喊着:“我的孩子……”睁开朦胧的双眼望向枕边的婴儿,心里一下子平复了许多:“原来都只是噩梦。”产妇拖着沉重的身子抱着大约五斤重的女婴离开了茫茫荒野中的茅草屋。由于刚生完孩子身子很虚,还没有走到村口就瘫倒在地,幸好遇到了昨天给她接生的产婆。原来她们同住在一个村子,因为这产妇是未婚先孕,所以只得隐瞒村民偷偷生养;恰巧碰到村里的一位好心大婶。大婶将她送到家里,一路上对那女婴躲躲闪闪,便伏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你怎敢带她回来,这孩子可是个妖孽。”她的表情顿时变得不高兴:“大婶,您说这话我可就不乐意了,我的孩子怎可能是妖孽,那天只是我的噩梦罢了。”大婶只得摇摇头转身离去。


    时间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她每天照常的挑水、割草、喂牛;产后让她留下了健忘症,不是丢东就是落西。一天,她像往常一样去挑水,却找不到自己经常用的扁担,心里慌乱的很,嘴里不停说着:“扁担在哪?扁担在哪?……”忽然从床边传来一声:“墙上挂着呢。”惊讶、失魂转而害怕,屋子里没有第三个人存在,这句话毋庸置疑是她女儿说的,她在脑袋里回想着女儿出生那天的种种现状原来都是真的,她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慢慢走向女儿的床边,看到女儿一双明亮的大眼直勾勾的望着她,她轻声细语的询问道:“是你吗?是你在讲话吗?”却久久没听到回复,继而是女儿的哭啼声。


    沙漏里的沙子在大把大把的下漏,草棚里的牛犊也长得如此健壮;转瞬间,女儿已长大了。两年的时间竟也让她苍老了许多,两岁的女儿相比同龄人会说很多,字词、成语、古诗在她只教一遍的情况下,通通会背。这叫母亲欣喜若狂,她为此倍感骄傲;然而,这一切并非她想象的那么简单。午后的黄昏充斥着整间房子,她坐在庭院里编竹篮,忽然听到屋子里穿来女儿午睡的梦魇声:“孙儿,奶奶走了,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照顾你的父母……”此音刚落,她便摇晃女儿娇小的身躯;女儿睁开眼睛看着脸色苍白的她跪在床边,心里万分心疼:“娘,您这是干嘛?起来啊……”她用极其恐惧的眼神望向女儿:“诗词歌赋统统会背是怎么回事?语言说的比我还流畅是怎么回事?孙儿、奶奶又是如何?你到底是谁?”她将埋藏了两年的疑惑一下子问了出来,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女儿哽咽的说道:“娘,对不起,我隐瞒了您,其实我是……”她认真的听着女儿的前世今生,这种奇怪的事情她无论如何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即便如此,她也不再有丝毫畏惧,反而对女儿的爱更加浓厚了。


    远处的荒野中,孤零零的茅草屋在风的吹拂下显得摇摇晃晃;屋里传来了少年的抽噎声和奄奄一息的教导声:“孙儿,奶奶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照顾你的父母,记得要坚强,如果有来生,你还要做我的孙……”未完的话语就在这悲凉的环境里中断了;继而便是少年的嚎啕大哭。这是个烟雾缭绕的地方,我迈着轻盈的步伐向奈何桥边走去,前边排满了长长的队伍,估计都是要去投胎的;我步履艰难的前进,觉得身子太虚了,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走。回头想想,也对,将近80岁的身子能有多结实呢?看着前面一个个喝完孟婆汤就要选择投胎的鬼魂们,我瞬时觉得胆怯了。很快我走到奈何桥边,孟婆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你是今天刚来报到的吧?”对视着孟婆的眼睛我怯怯的点点头;孟婆好似发火一般:“那你凑什么热闹,你要等一段时间再来投胎。”孟婆此音刚落,后面一窝蜂的都拥了上来:“我来、我来……”我无意躲过此劫,却硬生生的被众群推了过来;然而,我却没有要返还的念头,紧紧跟随队伍其后选择了女人门。推开此门只见一道光射出,此后我便如梦初醒一般。


    啊!一声惊叫,吵醒了熟睡的她,她慌忙坐起身子安抚女儿:“别怕,是不是又做噩梦了?”女儿看了看坐在身旁的母亲,如此善良和坚强,心里觉得些许自豪,随即扑到她的怀里。时间匆匆,挽留不住母女在一起的幸福时光;转瞬即逝的20年里,母女二人却要从朝夕相处转为分隔两地,女儿转眼间长大成人了,当然嫁人是不可避免的;女儿走后的日子里,独留她一人在这四面透风的房间里生活着,她每每想到女儿临走时的话,她的内心如针扎一般:“娘,跟我走吧,我舍不得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她又怎忍心拖累女儿呢,只得摇摇头推着女儿上了牛车。


    (归来的魂魄)


    不知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母亲每日里只与牲畜为伴;在时光的催促下,把母亲打磨的如此憔悴,两鬓银发早已爬满发梢,皮肤也在风吹日晒里滋生出暗黑的皱纹。是的,母亲老了,日子在不知不觉中缓缓流过,就这样摧残了母亲的身体和容貌。


    杂草堆积的庭院内躺着一头老牛的尸体,母亲倚附在老牛的旁边抽噎着,这头跟了母亲几十年的牛却在今天死掉了,老牛产下小牛犊刚满一年,因为身子虚再加上年岁过大,就在无声无息中死掉了。母亲随即联想到自己身体乏力、头昏目眩;可能离死亡也不远了,然而母亲并没有感到畏惧,唯一不舍的是远嫁他乡的女儿。因为路途遥远再加上已成为人妻,处处得为婆家考虑,所以女儿很少看望孤苦无依的她。傍晚的日落真的好美,美到连眼睛都不想眨一下,母亲就静静地坐在门口的石凳上久久注视着西方的太阳;“娘,你看那边的落日又红又大,真的好美!”“你慢点儿,小心脚下的石头。”落日照射下的门口只留下了母亲深深地回忆。


    门前的石凳早在昨晚凉的彻骨,映入眼帘的是满园的白布高高挂起,矮小的草屋正堂摆放着大约12寸大小的遗像,母亲死了,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人世,灵堂一旁的妇孺早已泣不成声了;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死亡,女儿内心的自责与愧疚越来越高涨。前来吊唁的村民们相继离去,只留下一个似曾相识的农妇陪同着伤心欲绝的娘俩。经过了女儿的一番询问,才知道这个农妇正是当年接生婆的孙女,长得很像,然而接生婆大婶却早已离世了。夜,漆黑的让人胆颤心惊正像人们常说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外面的风在肆意的刮着,带动着灵堂上的白布轻轻飘拂,继而让女儿惊恐的是躺在木板床上的她奇迹般的坐了起来,默不作声的走出门外。女儿的叫声差点惊醒了熟睡在怀里的孩子,一旁的农妇安抚女儿说“别怕,婶子是回来探路的,我奶奶去世时也是这样的。”听农妇一说,女儿的心瞬时平复了许多,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母亲从外面回来了继续躺在冰冷的木床上,女儿用手指测试她的气息,的确没有一点呼吸,眼泪再次湿满脸颊。


    傍晚的阳光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懒得不想出来,天空一整天都被灰蒙蒙的云笼罩着,空中飘洒着细雨;就在这沉闷的天气里,母亲被送进了土里。找了村子里有力的年轻人抬的席铺,因为家庭条件的限制根本买不起一般的的木质棺材,女儿还为此和她的丈夫大吵一架。母亲僵硬的尸体一点点送进挖好的坑里,当众人将泥土铲到母亲的身上时,女儿在一旁撕心的哭喊着;就在此时天空中劈下一道闪电,雨越下越大,莫非是女儿的哭声惊动了上天?正在铲土的人突然放下手中木铲发了疯似的向远处跑去,众人见此状况也拼命的跑走,只留女儿一人在跪在磅礴大雨中;女儿用膝盖挪向泥坑旁,只见母亲的手直勾勾的伸向空中,嘴里不停念着“救我”二字。女儿由害怕转而开心,难道母亲活过来了,她费了老半天劲把母亲从坑里拖出来继而背回家去,远远的只留下娘俩满身泥土的背影。


    从那天回来有一个礼拜了,女儿一直没有问母亲起死回生的原因,今天天气晴朗,母亲身体和情绪都恢复的很好,于是女儿借着这个劲问出了口;母亲望向女儿急迫的眼神说:“这个事情真的好奇怪……”“这是哪里?看来我真的死了…”扫视着周围黑咕隆咚像山洞一样的地方我惊呆了。只见一白一黑的东西朝我飘过来,把我带进了有个火缸的大厅,火缸的正前方放了一张摆满书本的桌子,桌子上方坐着一个胡须满脸的黑炭老头,只听到一旁白衣服的鬼魂说:“阎王爷,又来一个报到的。”黑炭老头目光凶狠的望向我,随手拿了一个写满毛笔字的本子:“你阳寿未尽,回去吧。”“啊?”我脑袋里满满疑问。走在来时的黄泉路上,回想着黑炭老头的话,原来我只因过度劳累而昏倦过去,却被他们误认死亡抓了过来。女儿听的入神了,觉得这不可思议的事情为什么都发生在她们娘俩身上。


    在这个绚丽多彩的21世纪,一百多岁的母亲享受着外重孙子给予的幸福生活,然而女儿却没有来得及享受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