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假货从古到今都没停过

    大家都知道,纪晓岚是乾隆年间的大才子,也是《四库全书》的主编,自己还写了《阅微草堂笔记》这本书。通过阅读这本书,我们会发现,这其中有好几个关于“假货”的故事。他记录的这几个事情都发生在北京城,距离我们现在也有两百多年了。


    假货的故事中,有一件事情是关于纪晓岚去买罗小华墨。作为一个现代人,我不懂墨,更不知道这个墨的牌子。但是,纪晓岚既然能去买罗小华墨,想必在当时这个牌子是非常有名气的。从古籍中,我们可以找到对这种墨的一些描述,说:这种墨看上去“漆匣黯敝,真旧物也”。


    最终,纪晓岚把罗小华墨买了回去,但却发现:如此有名气的牌子,居然也卖假货,这个墨居然是泥抟,然后,染成了黑色,还附上了一层白霜。这样的造假方式,直接把纪晓岚给骗了。


    还有一个故事,是关于买蜡烛的。相传,纪晓岚因为要考试,买了几根蜡烛回家,结果发现,这些蜡烛怎么点都点不着。仔细研究才发现,原因是这些“蜡烛”的里面都是用泥土做的,只是在表面涂上了一层羊脂,让它看起来更像蜡烛一些。


    纪晓岚有一位兄弟,名叫万周。有一天晚上,他看到市集上有人在卖烧鸭,就买了一只回家,结果,要吃的时候才发现:这只烧鸭居然是用泥土作出来的。原来,这只“假鸭”的肉已经被吃光了,只剩下鸭子的头部、脖子、脚掌和一副完整的骨架。


    骗子是把泥土填充进骨架里,并且,在外面糊上了一层纸,把纸染成烧鸭的颜色,最后,再涂上一层油,这样的话,在夜晚的灯光下就是真假难辨了,也只能说,造假技术非常高超。


    纪晓岚的家里有个奴仆名叫赵平,他曾用二千钱买了一双皮靴,还觉得自己买便宜了,为此一度沾沾自喜。直到有一个下雨天,赵平穿着这双两千钱买下的皮靴出门,最后,却是光着脚回来的。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原来,这双靴子是用乌油高丽纸造出来的,造假者把纸揉出了与皮靴相同的皱纹,让鞋子看起来更像是用皮子制作的。然后,靴子的底部则是用破棉花粘糊上去后,再用布绷裹好,这样一双假皮靴就制造出来了。


    除了上述几个假货的故事之外,纪晓岚还讲述了几个,在古代让人难以想象的“假夫妻”与“假房客”的故事,也很有意思,大家如果对这两个故事感兴趣,可以去翻翻《阅微草堂笔记》卷十七里的《姑妄听之·三》。


    近年来,假货横行,许多人都说:现在的人心肠太坏了。就好像古代没有假货一样,其实,这样的说法是错误的。实际上,假货古往今来都有,不管是制造还是贩卖假货的,技艺都非常高超,假货的历史也就非常久远了,恐怕古代假货的普及程度远比现代还厉害。


    当然,具体的数值,笔者没有进行统计,但是,我们可以进行科学的推测。


    就说上面说的做假烤鸭的,肯定需要具备一定的技术,肯花心思去制作,这样的话,才能以假乱真,并且,还能等到愿意购买的人。就一只小小的烤鸭,也有人愿意费心费力去造假,那么,那些可以赚更多钱的机会,造假者自然是更不会轻易放过了。


    另外,还需要提一个关于商业方面内容,如:“制度安排”。


    在纪晓岚提到的那几件假货故事中,大部分都是发生在地摊上,那些“假货”也是我们现在常说的“地摊货”。


    其实,“地摊货”本来就容易出现“假货”,为什么这样说呢?在当时,社会上没有“百货商店”这种东西,它可以帮人们降低交易的成本。一方面,购买者不需要再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寻找他需要的货物,另一方面也降低了卖家的等待时间。而且,在百货商场里卖假货,会存在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麻烦,所以,没有几个商家胆敢这样做。


    因此,沾着新制度的光,现在的北京人可以痛快地在在无数个百货商店里购买商品,而且,还不需要像纪晓岚一样,担心买到假货了。


    如今,假货泛滥受到很多因素影响,其中一点就是被国营商业体制衬托的,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现在的假货标准变宽了。以前国营商店的盈利都是属于国家的,不管是盈利还是亏损也都是由国家承担责任,那么,职工们就犯不着为了国家的利益而冒险去卖假货,国有企业自然也犯不着为了国家的利益而去生产假货。


    可以说,在这种机制下,假货被压制了二、三十年。


    到放宽政策后,人们的需求量大了,利润高了,假货自然也就出现了。当然,假货的忽然出现,让许多人感到不习惯,自然而然就觉得现在的假货多了。其次,现在对假货的标准比古代的时候严格得多了。古代没有那么多品牌商品,所以,假冒的产品自然也就少了很多。


    但是,不管是何时何地,只要有品牌就会有造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