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爱是所有疾病最好的治愈方法

    抑郁症是很常见的一种心理问题,据统计,中国大概有1亿左右的抑郁症患者,也就是说周围10个人中可能就有一个人患有抑郁症,但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抑郁症不只是成年人的专利,你的孩子,可能正在抑郁的边缘徘徊。而你知道,你的行为是在拉孩子一把,还是推向深渊吗?


    网络上,关于少年儿童自杀的新闻,几乎每分钟都在刷新:“10岁女童服毒自杀,留3分钟告别视频2页遗书”“17岁高中男生跳楼自杀,只因老师翻了他的书包”“美国常春藤名校康奈尔大学中国留学生田某在公寓内自杀身亡”……


    我们不敢想象,那个懂事乖巧的小女孩,正在策划着一起自杀;也无法理解,只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少年心中掀起了怎样的波澜;更难以相信,光环加身的名校生,会走上自我灭亡的绝路。而根据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儿童自杀率世界第一。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人生才刚开始的孩子选择结束生命?如果一个孩子有重度抑郁症,那么他尝试自杀的可能性就比其他孩子高出7倍。


    你以为抑郁症只是成年人的痛苦,离孩子很远。其实,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像感冒一样蔓延到孩子的生活中。


    据统计,中国17岁以下的孩童青少年中,大约有3000万人受到各种情绪障碍和心理问题的困扰。一旦没能得到及时疏导和治疗,发展成中度或重度抑郁症,就会产生自杀倾向,抑郁症中自杀率更是高达15%,目前已经成为青少年人群的第二大死亡原因。


    就上海来说,有24.39%的中小学生曾有一闪而过的“结束自己生命”的想法,认真考虑过该想法的也占到15.23%,更有5.85%的孩子曾计划自杀,并有1.71%的中小学生自杀未遂。


    这组触目惊心的数字,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在告诉我们一个事实:作为孩子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爸妈,正在不经意间放任“抑郁”这个凶手,杀死自己的孩子。


    很多家长羡慕别人家考满分的孩子,却不曾想过,那个听话懂事、品学兼优的孩子内心的煎熬。他或许抗着自身难以承受的压力,承担着家长和老师的期望,在与同龄人的竞争中不敢有丝毫懈怠。


    之前有一名8岁的男孩因重度昏迷被送医抢救,最终因多器官衰竭而死。男孩在昏迷期间醒过一次,只说了一句话:“我太累了,想睡觉。”为什么一个8岁的孩子会累?原来,为了赢在起跑线,男孩的妈妈要求他除了上学,每天还要参加各种兴趣班辅导班。


    面对孩子说“不想学”,妈妈只会说“再坚持一下”,而不是问他为什么不想学,是太累了,还是不喜欢。医生说男孩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他丝毫没有了求生的欲望,生前很可能有抑郁障碍。


    一位抑郁症患者结束生命前说:“世界很好,是我不够好。”这个8岁的小男孩也是这样,一边咬牙坚持,成为父母眼中的好孩子,一边在重压中自我崩溃。


    任何人都有可能得抑郁症,这是一种正常的生理与心理疾病。如果你的孩子说他抑郁了,首先要做的,不是指责、怀疑,而是了解生病的原因,寻求积极正确的治疗。


    心理学家认为,抑郁症是基因、思维方式、外部环境和潜在诱因的综合作用。而很多因素的形成,大部分都指向一个来源——家长。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的许多得抑郁症的孩子,不是问题少年,而是方方面面满足父母期待和要求的优秀生。


    一根弦,拉到合适的角度,可助箭穿杨;一旦拉得过紧,绷断,只是时间问题。孩子也是一样,在过高期望的催逼下,情绪不断积累,崩溃,也就一瞬间的事。


    对于感冒,我们会让孩子戴口罩预防,带他们看医生吃药。而抑郁症这场“心灵”感冒,却很少有父母防治。因为,他们打心底里不认为这是一种疾病。很多时候,孩子在求救,爸妈却认为“矫情”“幼稚”“偷懒”。说这些话的人,可能就成了让孩子走上绝路的推手。没有用对方式,爱的另一个名字,就成了抑郁。


    调查显示,中国近亿的抑郁症患者中,仅不足10%接受过正规治疗。可以想象,有多少人,在无助和绝望中,独自崩溃。


    对于患抑郁症的孩子,除了常规的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外,家庭治疗有着不可或缺的力量。当孩子情绪低落、易激惹、精力减退、难以集中注意力、兴趣下降、食欲改变,持续两周以上,家长们就要长个心眼,开启预警模式。


    当孩子说这些,可能正在求救,我们可以这样做:善于倾听。当孩子向你表达了抑郁情绪,问“告诉我那种感觉是怎样的?”,而不是“不可能,你还这么小。”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一个患了抑郁症的孩子,绝对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家庭得了病。


    抑郁症,应该在我们这代人手中终结。多一分了解,就多一分疗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