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半只铅笔的缘分》

  《半只铅笔的缘分》:


  18岁的天空因为高考不再清澈蔚蓝,18岁的爱情因为高考更弥足珍贵。


  十八岁,也是因为高考,将彼此依恋的心置于天南海北。手机上熟悉的呼叫成了雅复读中惟一的期待。有手机,有他,雅很满足。 . 雅雅坐在蛋挞店靠窗的绿色桌旁,闪亮迷人的大眼睛斜视着窗外的黄昏下的松花江,一对对恋人在夕阳金色的装饰下如一对对比翼鸟,一双双爱情花。?


  ? 雅粉红的嘴唇轻触千万次咀嚼的葡式蛋挞,熟悉的味道有暖暖的回忆。有她的他。 本来约定十八岁的夏天她要与志乾--她的他,去逛遍自己美丽的家乡哈尔滨,然后一起去梦想的天国--福州追求自己的大学梦,追求属于他们自己的浪漫的未来。


  是高考!是可恶的高考夺走了她的乾!如今雅雅又要为高考而奋斗了,而她的乾已经要踏上去福州大学的路了。


  乾走得很匆忙,至少对雅雅来说是这样的。2009年8月23 日,对于雅雅来说是一个难以忘记却又最想忘记的一天。因为这一天乾要乘火车,跨过大半个中国去他们曾经共同梦想着要去的天堂--厦门大学,开始四年的大学生活。那本来是属于他们共同的大学,可如今它只属于乾。高考的3分之差让她留在了哈尔滨。8月28日早晨,穿着睡衣的雅雅斜靠在临近窗户的椅子上,她水般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期待,还夹杂着些许难以描述的感觉,手里紧握着她粉红色的手机,她在等待着,等待着乾的电话,也是在等着拒绝接乾的电话。


  悦耳的铃声还是响了,那己刻入骨子的WANG ZHI QIAN在屏幕上不停闪,.那悦耳的铃声每一声的响起,对雅都是穿心的痛。她不愿他走,害怕他走;更多的是恨自己为什么不多考3分,仅3分而已……


  呼叫还在继续,雅不忍心拒接。可铃声如可怕的毒虫在慢慢吞噬着雅雅冰晶般脆弱的心。她手抱着头,任凭黑绸段的秀发肆意地披散着。每一声悦耳的铃声对雅都是一种煎熬,但她宁愿双手无助地紧抱着头而不愿阻止那铃声的蔓延--因为它来自她亲爱的乾;而乾也不愿挂断自己惟一可以与他的雅联系的手机


  乾妥协了,那悦耳的铃声止住了肆意的噪动。铃声的停止招来了信息提示的响起;是乾的信息:雅,今天九点我将从哈尔滨站出发去福州;我希望看到你;我想你;我会在福州等你--可恨的乾。


  雅雅从停止的铃声中如梦初醒。看着短信淌着泪,"可恨的乾",雅在泪眼婆莎中笑了。乾总这样称乎自己。 在泪眼中雅露出甜甜的笑,这笑是乾最欣赏的。她这样回复乾:我不去车站,你自己走吧;我不想见你--傻傻的雅。"傻傻的雅",是她对自己的称呼。


  完信息的雅觉得心中被乾荡起的涟漪在逐渐平静。可她却又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寂寞。雅穿好衣服,瞅瞅粉色的手机:八点零五。她走出家门--半个多月来她首次走出家门。?


  习习微风吹拂着雅白皙清净的脸庞,乌黑的长发在微风的抚摸下活跃地跳动着。早晨的东方是与雅手机相同的粉红色。天格外蓝,空气也特别清新,雅的心是水晶般透明。雅要去哈尔滨站。虽然路很远……


  雅雅还是在9点之前到了哈尔滨站。雅雅的眸子一下子就触到了乾高大却瘦削的身影:乾在朝着雅家的向张望,透过黑边眼镜,乾小小的眼睛里流露的只有企盼。乾一米七七,在娇小的雅眼中却是一座雄伟的山


  到了一块广告牌后;雅雅这样发信息给乾:我到了哈站,要默默地注视着你走,一个班成为两座城,我会奋斗,为了我们共同的福州。?


  乾看完信后立即拨了电话,同时拉着行李箱朝雅的广告牌踱来,还是那样稳健的步伐……雅做好了接电话的准备--雅确信乾是在给自己拨电话…… 雅的判断没有错,就在乾踱到广告牌的另一面靠在上面时,雅雅的电话响了。雅雅也靠着广告牌,接通了电话;一对凭借半支铅笔结缘的纯情伴侣就这样背靠背为移动公司捐献话费。?


  " 雅雅,在车站吗?在哪呀?" "我……我在家呢,没去车站呀!"雅狡黠地笑着回答,她习惯了在乾的面前撒娇


  " 不可能!小坏蛋,快给我出来!"显然,乾有点着急,尽管他从来没有真正对雅发过脾气。?


  "你闭上眼睛,数十个数," 雅雅还是狡黠的笑着。


  "干嘛?"乾真有点生气了


  "闭上呗,我让你10秒中见到我!"雅甜美的声音萦绕在乾的耳边。?


  " 真的!那好吧!"乾闭上了眼睛,没有丝毫犹豫。因为他信任她,正如她依赖他一样。


  "好了,睁开眼呕!"雅雅轻手轻脚地走到乾的面前说,乾和她一样还举着手机。


  睁开双眼,眼前又是那个调皮的雅:蓝色的上衣,黑灰的牛仔裤,甜甜的笑,明亮的眸子,随风飘动的秀发,樱桃般红润的小嘴。 乾小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你先挂!",乾说。?--"你先挂"是乾的习惯。每次通话乾都让雅雅先挂,一直到听见电话中传来嘟嘟的挂电话的声音,这是乾爱雅雅的方式之一--"你先挂".?


  哭的雅又是5秒钟的静默契。


  乾,雅的山,永远都是。 八点五十一分,剩下的九分钟属于十八岁的天空;属于乾与雅。雅雅永远忘记不了乾吻自己的那种包含着眷恋与不舍的狂热,乾的唇满是青春的朝气和离别的伤怀。 列车上讨厌的喇叭催促着年轻脆弱的心分离。雅推开乾,娇小的她此刻竟有力量将乾推上列车……


  列上的乾将头伸出冲着雅不住地挥手。火车开动了,雅没有听清志乾的话,但她的心已经随着他走了,或者说他的心留在了哈尔滨,只要他们的心在一起就行啦。 雅的手机又收到了短信:李雅雅,听好了,别给我放弃!不然,小心手揍你!是乾,雅雅笑了。 她掏出了那陪伴了自己三年的半支铅笔,雅三年高中总带着那半支折断的铅笔,就是它在她与乾之间牵着红线,沟通着彼此的心。


  "会的!我会努力的!为了去厦大!为了继续欺负你!"雅雅回复乾。


  雅雅遥望着乾火车远去的方向,在温和的阳光的照耀下她的思绪回到了两年前:那是高一的期中考试,细雨纷飞,雅雅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捧着出门时妈妈硬塞给她的面包,边嚼边冲向学校。雅雅不住的在心里埋怨妈妈不早点叫她,害的她迟到。其实,雅雅明白都怪自己晚上上网到凌晨两点多。一切都没法挽回,进入高中的第一次考试她就要迟到啦,而自己还是老师眼中的问题学生:上课吃零食、睡觉、不认真完成作业,当然成绩差的可以…… "报告!"一向柔声细语的雅的的声音将教室震得摇动颤抖。雅雅拘谨地站在教室门口 . 开考9分钟了,老师没有为难雅,示意她回位置考试。


  呀!慌乱中,雅雅把2B铅笔落家里了。咋办呀?没铅笔怎么涂读卡?雅弯弯的眉皱成一团,小嘴噘着,又不敢对老师说……


  半支铅笔放在了雅雅桌子边,雅惊奇地看过去,是左前排的班长王志乾,.雅害羞地笑了笑。 乾是班长,很安静,半年来与雅的交谈少之又少。可雅却悄悄地喜欢着这个可爱的大男孩。而且在接过乾铅笔的一刻开始,雅觉得自己应该为了乾改变自己--努力学习!


  ,雅的确做到了。她的成绩一路攀升,高一升学考试史无前例地闯入了班级前三甲。在雅的心中雅雅的目标在逐渐的明确--向乾看齐!


  乾,雅雅的梦……相信一见钟情。相信LOVE AT FIRST SIGHT.相信二零一零的雅,相信雅与乾的半支铅笔缘。


  相信雅雅会再次为了乾而超越自己,成就自己的高考。相信2011的厦门大学会有乾与雅雅相依相偎的亲密身影。为雅雅祝福,为乾祝福,为那半支铅笔的缘分祝福。相信这样的缘分会是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