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对不起,骗了你》

  《对不起,骗了你》这篇小说今天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下:


  那年,女孩考上大学,离开生活 了18年的家乡,只身一人来到武汉,开始新的求学之路,她以为一切都会像以前一样,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回宿舍,一个人高兴,一个人伤心,没有人来分担或者分享她的一切,她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孤僻的她总是把自己比作苔藓,生长在太阳永远照不到的角落 。


  大学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感觉昨天才刚刚上大学,转眼间已经到了大二,那天下午,她照常一个人背上黑色的双肩背包去上课,走出宿舍,离上课只有10分钟了,但她习惯了自由,也习惯了特立独行,不想被死板的规定束缚,更不喜欢像很多学生一样急匆匆地向教室冲,。


  所以,即使身边跑过一个个向教室里狂奔的学生,她还是低着头,踩着林荫道两旁高大的梧桐的影子,默默数着自己的脚步,一步步,不紧不慢地走着,就在快要走进教学楼,右脚刚刚迈上楼梯的时候,一个白色的影子忽然从侧面闯过来,来不及躲闪,她就被撞倒了,女孩轻轻的皱了皱眉头:膝盖直接撞在阶梯的尖角处,好疼,用她习惯的散漫眼神瞥了一眼疼痛处,她才发现,鲜血汩汩的流了出来,女孩没有说什么话,只是顺势坐了下来,把背包滑到前面,拿出一包纸巾,盖在伤口上面。身边穿白色T恤的男孩却慌了,一个劲的说对不起,女孩缓缓地抬起头来,扯着嘴角,似笑非笑的看了看眼前这个冒失的男孩,淡淡的说,没关系,你上课去吧。声音平静得像冬日结着厚厚的冰的水面,即使是一块石头砸上去,也泛不起半点波澜。男孩却不愿意,硬要拉着她去找 校医,女孩摇摇头,把胳膊从他手里抽了出来,她身体一直不好,对于病痛已经习惯了忍受,既然心理上的疼痛都可以像喝一杯苦咖啡那样无所谓的灌下去,何况只是身体上的疼痛呢?因而这次她认为根本没必要去看医生,男孩却比她更固执,两个人就一直僵在那里,僵持着,像一幅静止的风景画,远处是连绵的山,身后高大的教学楼,而这幅画的主角是女孩和男孩,一黑一白,一坐一站,鲜明的反差,傍晚的阳光斜斜的照过来,连路面上的小石子都被投射出小小的,长长的影子来,而两人身后的影子重叠在一起,那样一幅画面,永远定格在女孩的记忆里——


  直到上课铃打响了,2个人也没有让步的意思,盯着地板上的一个苍蝇的尸体看了不知多久,女孩终于又抬起头,迎着阳光,眯着眼睛,静静地看着男孩,阳光下男孩黑黑的头发闪着五彩的光辉,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投出淡淡的影子,她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无名的惆怅,这种情感使她感到莫名其妙的心烦。


  女孩不打算再纠缠下去了,无奈把书包重新背好,不等男孩回答,就要站起来,却忽然感到眼前一阵发黑,差点摔倒,猛然又坐了下去,男孩吓了一跳,赶紧扶住了她,有些责怪的说,我说让你去医务室吧,怎么一点都不对自己负责,这样怎么行啊!


  女孩知道自己的身体,猛地站起来确实会头晕,也就不当回事,只是扬起头,盯着男孩的眼睛,微微一笑,好像在说:我还没打算去死,所以不用担心。男孩被看的脸红,只好保持沉默,女孩慢慢的站了起来,膝盖像被火烧了一样的痛,没办法,只好在男孩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往医务室的方向慢慢走着——


  “嗨,你好坚强啊,流血了也不叫痛”,


  “真的没关系吗,对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


  “你不喜欢笑吗?好像也不喜欢说话呀?噫,你会说话吗?”“


  “你生我的气了吗?”——·


  男孩一路上没完没了的说个不停,女孩只是偶尔抬起头看看他,算是回答。


  “喂,你可要为我负责呀,我可是为你翘课了啊!”


  女孩条件反应似的立马回击道:“拜托,明明是你把我撞伤了,还这么理直气壮,我也没上课呀!”一口气说完,女孩发现自己上当了,他清楚地看到男孩的嘴角夸张的上扬起来,“额,被骗了。”女孩为在男孩面前表现出的自己感到懊恼,撇了撇嘴,不再说话,男孩却很骄傲似的自顾自地说起来:“原来你会说话呀,怎么一直不理我呢,不过还好,终于开始理我了”。女孩转过头,瞪了他一眼,他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像个没有长大的小孩子。


  男孩不算帅,但给人一种很干净的感觉,像是家乡纯净天空中一朵飘逸的云,而自己,最多算是一捧土吧,她这样想着,又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来看他,这时却正好迎上他的眼睛,四目对视,女孩有些做贼心虚,赶紧低下头,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你是不是看上我了,嘿嘿。”


  男孩终于找到机会了,坏坏的笑着,女孩却已恢复了平静,淡淡的看了看他,说:“像吗?”不等他回答,就扭过头继续看在夏日阳光照射下斑斑驳驳的树影,


  “对了,你是哪个学院的?你叫什么名字?”男孩继续没话找话的问。


  “政法学院的墨烟,”女孩回答道,男孩听到了似乎怔了一下,一路上竟然没有再说话,女孩也乐得安闲,并不理会他。


  直到走尽了这条悠长的林荫路,快要到医务室的时候,男孩停住了脚步,低着头看着脚尖。女孩被男孩搀扶着,自然不得不停,用0.1秒的时间扫过男孩的脸,没看到什么表情,女孩就抬起头,看着不远处青山的轮廓。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站着,女孩既没有问男孩要干什么,也没有不耐烦,静静地等着,过了大约有一分钟,男孩叹了口气,然后轻轻的说,你真是特别的女孩,我们交一个朋友好吗?女孩转过头,怔怔的看着他的眼睛,呆呆的点了点头——·


  女孩很自卑,因为她明白自己长得一点都不漂亮,甚至有点丑 ,这总使她感到低人一等,不喜欢笑,却也不愿意去哭,即使有再大的困难,再深的伤痛,她也只是默默忍受着。


  其实小时候她的性格很开朗,喜欢大笑大闹,但到了县城去上了初中,当她还想像以前一样和同学们做朋友时,才发现所有人都以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一星期后她回到家里,大哭了一场,然后就那么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才注意到,原来自己脸上这块黑色胎记是那么丑陋,怪不得竟然有男生当着她的面嘲笑她,说她是 “青面兽”,看来这是自己的错,她不该怪任何人,从此之后,她学会了伪装,学会了冷漠,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冰冷的眼神和万事与我无关的态度。


  世界给了她寒冬,在她的心上结上一层冰,女孩自己在冰层上泼下或热或冷的水,但都被酷寒收买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渐渐地,心上的冰越来越厚,再也无法融化开来。


  虽然如此,冷漠的面具下女孩也有自己的另一面。女孩的心很静,也很纯洁,她喜欢小动物,会尽力照顾它们。她希望自己身边的每个人都幸福快乐,她会在心里给每个人祝福,会祈祷世界上没有战争和贫穷。她时常感到痛苦,却从不堕落,也不愿意去伤害任何人,从小到大,她从未说过一句脏话,再加上成绩好,她成了所有人心中公认的乖乖女 ,但,仅此而已,她几乎没有朋友。


  那天受伤以后,男孩经常给她打电话或者发短信,总会在每天晚上七八点告诉她第二天的天气情况,然后告诉她应该穿什么衣服,女孩总是淡淡的说,知道了。或者是看到什么健康知识,也会大惊小怪的告诉她,让她注意吃什么或者不吃什么。女孩有时候会想,真像个大妈呢,干嘛这么关心我。


  大学就这么平静的过着,日子不是用小时来计算的,而是用星期来计算,女孩的日子过得很轻松 ,很单纯,除了上课,她就坐在宿舍里看书,她看的书很杂,不光是各国名着,各种诗词歌赋,还有当代青春文学,以及国际政治,只有在书籍里她能感到快乐。


  就在受伤两个月之后,当她一个人坐在宿舍静静地看书时,手机响了,熟悉的号码,是男孩的短信:还记得那天下午吗?我第一次见到你,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浮躁的心好像忽然静了下来,被塞满东西的脑子一下子空了,你是那么安静,那么独立,但这掩饰不了你的孤单落寞,你一身黑色的衣服把我的眼睛都刺伤了,你是个让人心痛的女孩,让我给你呵护,好吗/?


  女孩呆呆的看着这条短信,不知所措,男孩在她平静的心上放下了一块秒表,随着心跳,滴滴答答的响着,每一秒的走动都撞击着心脏,然后一丝酸楚在她心里蔓延开来,也许,他读懂了她,而这是唯一一个能读懂她的人,所有人都说她是孤傲,不食人间烟火,只有他明白自己的悲伤,也许——


  发出这条短信后,男孩的心突突跳动着,右手用力握紧手机,左手放在嘴边,定定的咬着食指。终于2分钟过后,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手心里的感觉迅速传递到大脑里,又随着血管蔓延到心脏深处,紧张的打开收件箱,女孩的短信,只有一个字:好。然后男孩长舒一口气,咧开嘴,开心的笑了起来。


  其实男孩在此之前就是认识她的,只是她不知道,他也不知道。她会在学校的刊物上发表各种优美的诗歌散文,也会像个评论家一样对国际政治做深入的研究分析,她喜欢这个思考过程,或者说,她是个热爱思考的女孩,她和很多九零后不一样,她始终相信,人类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善于思考。而男孩,是学校刊物的编辑人,第一次看到女孩投稿的诗,就深深地被她的文学才华所吸引,却又对诗词中表现出来的淡淡的忧伤感到难过,他想,这是个黛玉一样的女子吧。再后来,竟然又看到女孩写的时评,语言锋利,分析透彻,一字一句直击要害,倒像是鲁迅的风格,他忍不住对这个神秘的女孩感到奇怪,后来又陆续收到女孩不同的作品,每一篇都会给男孩不同的感觉。这是个怎样的女孩呢,他忍不住想象着。


  那天自己着急去上课,撞倒了一个女孩,听了名字之后才知道就是她。那么坚强而固执的女孩,她把自己的悲伤隐藏得多么深啊,在冷漠的外表下是怎样一颗易碎的心?男孩想要给她呵护 ,给她快乐,让她再也不要受到伤害。


  于是他们开始交往,男孩会很细心地为她买饭,女孩口味很淡,不吃辣的,也不吃油腻的,但是武汉的口味偏重,男孩就出去给女孩找合她口味的东西,每次都乐颠颠买回来,然后看着女孩很平静的吃下去,就会开心地笑。女孩身体不好,他就记住女孩需要的药,买回来放到自己的背包里,女孩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给她。女孩心里的冰一点点的被融化,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也学会了笑,两个人最喜欢吃过晚饭,拉着手,大步走在大街上,男孩讲各种各样的笑话给女孩听,女孩就轻轻的笑,有时候男孩编来编去,只有那种很无聊的冷笑话,女孩就去逗他,到了大街的尽头,两个人就会去买冰淇淋,互相喂着吃——


  有一次,女孩忍不住问:“我一点都不漂亮,脾气又差,你为什么会喜欢我。”男孩眨眨眼睛,认真的说:“我不喜欢你呀!”女孩猛然坐直了身子,盯着他,咬着嘴唇,眼圈有些红。男孩微微一笑,把她搂进怀里,容不得女孩挣扎,轻轻的说:“我爱你。我爱你的心,而不是外表——”


  武汉的天气总是多变的,特别是夏天,早晨去上课的时候还是阳光明媚,中午下课的时候已经是狂风暴雨了,身边一个个女生纷纷拿手机给各自的朋友打电话,找人来接。女孩拿起手机,发现手机没电,已经自动关机了,轻轻叹了口气,把手机塞进书包里,就一个人抱着书包,跑进雨里,跑了一会,索性走了起来,反正已经淋湿了,而自己挺喜欢淋雨的感觉,就这样在雨里走走也是不错的选择。


  没错,有时候女孩就是喜欢折磨自己,她有胃病,却喜欢喝大杯大杯的浓咖啡,有时候还会吃大把大把的药,也许她享受痛苦。


  就这样慢慢回到宿舍,把手机充上电,开机,才发现男孩打了好几个电话,女孩刚给他拨过去:


  “喂,我已经回来了。”


  “怎么回去的,你有伞吗?我给你打电话怎么关机了。”


  “哦,我淋着雨回来了,手机没电了。”


  “什么,不要命了!你不知道自己身体差吗!我知道下雨了,就马上去接你,可是找不到你,你就不会等等我吗——·”


  女孩忍不住把手机拿的离耳朵远了些,男孩大分贝的吼声让她的耳膜有些受不了,只好发誓保证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又听了男孩大半天的唠叨后才挂了电话,嘴里虽然说着“大妈,不要再唠叨了,电话费很贵的”,心里却是满满的温暖


  终于敷衍过去男孩的责怪,下午却发现自己发烧了,头昏沉沉的,随便找了点药吃了,男孩给自己打电话时她并没有告诉他,但男孩还是听出来她的声音倦倦的,有些沙哑,便追问起来,女孩只好告诉他,其实她不想这样,她不想过分依靠男孩,也害怕男孩为她担心,但实在是被逼问的没办法,只好招了。那天下午女孩看着男孩带自己去医院,陪自己输液,怕她闷,给她讲笑话,给她倒水,找医生,跑前跑后忙个不停,只是感到幸福,心里一阵暖流,侧过脸,一滴泪水滑落,好久没有流过泪了吧,今天为他而流——


  在男孩生日的时候,女孩送他了一个坠子,说:“不爱我的时候把它还给我。”男孩笑着说:“看来你是没福气再要回去了,这个坠子非我莫属。”他把坠子挂在脖子上,炫耀似的举给女孩看,说:“看吧,多合适啊,以后要是我更喜欢这个坠子,你可不要吃醋哦。”然后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


  日子要是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女孩看着身边永远快乐的男孩,淡淡地想,但,只是不可能的了吧。女孩不止一次听到身边的人议论纷纷,每次他们手牵手走在路上,自己都会感到自卑,内心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平静了,男孩把她心里的冰川融化成清澈的湖泊,又把一颗颗或大或小的幸福石子抛进湖泊中,想把寂寞的湖水填平,可是日积月累,水平面不断上升,越来越接近坝顶,快要泛滥了。


  是啊,丑小鸭怎么配得上一个那么优秀的男孩,不仅家里有钱,而且成绩优秀,人缘也好。不仅是女生们这样议论,男生们也会这样说,这些男孩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耽误他呢?更何况,自己并不是那个能陪他一生的人。


  那天晚上,男孩照常挂着惯常的微笑温柔的看着女孩吃东西,女孩忽然抬起头问:“如果有一天我出意外了,你怎么办?”


  男孩宠溺的看着她,说:“小傻瓜,不要胡说,你怎么会有事呢?”


  女孩没有说话,只是放下筷子,把头转向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已经下了很久了,一片片雪花那么轻盈,静静的飘落在松树枝上,自以为找到了一个温柔的栖息地,没想到雪花越落越多,树枝轰然折断了,发出咔嚓的声响,一大片雪花全都摔在地上。女孩心里揪了一下,硬生生的疼。心里的感觉顺着神经纤维迅速传到眼睛里,有些发烫,用力睁着眼睛,没有使眼泪流出来。


  过了好久,女孩说:“没什么,只是最近看了一个新闻,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女孩得病死了,很可怜,如果那个女孩是我,你会怎么办?”


  男孩认真的看着她,说:“我这辈子只会爱你一个,只会娶你。”


  女孩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男孩的脸颊,勉强笑了笑,说:“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答应我,你要用力把我忘了,找一个温柔漂亮的女孩,像以前那样开心”


  “不会有那一天的,我也绝对不会喜欢别的人了。乖,吃饭吧,都凉了。”男孩把饭往女孩那里推了推。


  女孩轻轻叹了口气,饭还有大半碗,已经凉了,没有再吃。


  心,是不是也这么凉呢,饭凉了可以倒掉,心凉了呢?


  一个月之后就是寒假了,不知为何,女孩开始乱发脾气,一改往日的安静,甚至开始说脏话,无理取闹,男孩给她买给她的东西她也挑三拣四,没几天就弄坏丢掉,男孩脾气虽然好,但还是受不了她,两个人开始大吵小吵不断,有时候男孩想要和她沟通一下,也被她冷言冷语的顶了回去。


  离寒假只剩几天了,女孩和男孩又大吵了一架,男孩一气之下,说:“既然你不爱我,那我们分手好了。”


  女孩嘴角一丝冷笑,斜着眼角,嘲讽的说:“好啊,我盼这一天已经盼了很久了”


  男孩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把女孩送给他的坠子扯了下来,用力的摔在地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女孩的眼睛追寻着他的背影,在心里默默的说:“就这样吧,再也不要回头,把我忘了,开开心心的生活,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也该为你做一些事情了,只是,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吧。对不起,原谅我吧,我爱你,才会骗你的,永别了。”男孩的身影越来越远,好像就这样一步步离开自己的世界,直到消失,再也看不到了——


  快乐的日子只能是回忆了。刺骨的寒风硬生生的抽打着女孩的脸颊和眼睛,眼睛涩涩的疼。女孩不知道呆呆的站了多久,然后缓缓的拾起坠子,放在手心里,冰凉的坠子,她紧紧握着,无奈手心更加冰凉,无法使玉石坠子重新温暖起来,其实就这么冰凉下去更好,千万不要再温暖起来了,否则只会伤的更深而已。


  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淡淡地,听不出语气:“妈,你和医生说说,我马上就回去了,安排时间做手术吧。”电话那头传来低低的啜泣声——


  挂了电话,一颗滚烫的泪珠打在冰凉的手背上,似乎在寒冷干燥的空气里激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环顾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像是在参加一场寒冬刻意准备的葬礼。 自己一身黑色羽绒服看起来是那么刺眼,终于要结束了吧,女孩抬起手,放到唇边,吮吸着那颗泪珠,咸咸的,有些苦,冰凉彻骨——·


  第二年春天,女孩的家乡,柳絮飘飞,一个新坟安静地出现在原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