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张小龙49岁年薪2.4亿,对年轻人有哪些启示

  张小龙被誉为微信之父,他开发的产品拥有数十亿的用户,影响了很多人的生活,如今年过半百的张小龙年薪达到2.4亿元,回顾张小龙的人生经历,对我们有很多启示。


  时间先拉回到20年前:


  雷军和张小龙两人同龄,都是1969年12月出生,都在武汉读大学。雷军投机倒把的时候,张小龙还是屌丝一枚,单枪匹马开发了一款叫Foxmail的软件,穷得连饭都吃不起。


  后来雷军看中了Foxmail这款软件,想以15万元的价格收购。


  揭不开锅的张小龙,咬牙答应:既然自己养不活自己的孩子,就让富人去养吧!雷军派研发人员去和张小龙洽谈。结果研发人员觉得不值,讽刺张小龙说:“这样的软件,我一两个月就能做出来。”


  张小龙呵呵了几声,走了。


  2年之后,博大互联网络公司花1200万元收购了Foxmail,张小龙加盟博大。2005年3月,腾讯收购Foxmai,张小龙加盟腾讯。


  2011年,张小龙开发出了现象级产品——微信。截至至今,活跃用户已经超过10亿,用户覆盖200多个国家,估值高达8000亿人民币。


  周鸿祎怎么也想不到,1998年那个跟他一起买盗版碟,被人当“水鱼”宰的小伙子,如今竟然做出这么大的成绩。“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就做出了微信呢?”


  其实不止周鸿祎,就连很多媒体也不敢相信。早年甚至有人写了一篇《免费软件饿着肚子挥洒冲动》的文章讽刺张小龙,称他是一百万台电脑后面藏着的悲剧人物,是一名优秀而落魄的技术人员。


  在最困难的时候,他曾动过将软件免费送人,去硅谷做一名程序员的念头。


  时间回到20年后的今天,张小龙开发的微信早已成为影响几代人的社交产品,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他本人的身价也暴涨,年薪近3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为2.4亿元。


  很少有人把张小龙当做创业者,但他就是创业者,在十年尺度上改变互联网版图和走势的人。


  早年和张小龙同时代的程序员大牛求伯君、鲍岳桥、唐爱平、袁红岗等人早已退出历史的舞台,而那个被人笑话落魄的技术员却成为了如今人人津津乐道的技术大拿。


  张小龙今年49岁,已经走完人生的上半场,这一路走得非常励志。观察他这几十年的经历,阅读了大量他的相关文字,我从张小龙身上总结出决定人生胜负的5条规律。


  向平庸的人生反抗


  并且尽早的去付诸行动


  张小龙很喜欢听摇滚乐,他的播放清单里有不少是汪峰的歌。


  曾经有媒体问他,为什么喜欢汪峰的歌?他说道:“摇滚乐都是反抗的、体现对现实的不满,要知道这种不满和反抗是最有生命力。不满意才表示你很有活力,很有生命力,如果什么都满意了、满足了,那已经变成很平常、平庸的状态了。”


  1994年秋天,25岁的毕业生张小龙提前拜访他即将被分配去的工作单位——一家信息不详的国家电信机关。站在一栋归属政府的死气沉沉的大楼前,他立刻感到“一种窒息从头顶笼罩下来”。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的张小龙事后确认,他几乎是望了一眼大楼就立即放弃令他压抑的“铁饭碗”,决心投入充满活力的互联网行业。


  这位未来的微信缔造者当时问自己:“难道我的一生就这样度过?”


  思来想去,他决心开发一款属于自己的程序。


  1997年,张小龙几乎凭一己之力写出了Foxmail,有人将这款软件列为“十大国产软件”,凭借着较其他电邮软件更轻便灵活,运营稳定的优势,Foxmail迅速积累了200多万的用户。


  他年少成名,《电脑报》的记者李学凌曾在文章中描述当年张小龙在中国IT圈中的地位。“只要你站在黄庄路口,大喊一声,我是Foxmail张小龙,一定会有一大群人围上来,让你签名。”


  这种光环不是凭空而来,为了反抗平庸的生活,大学的时候,张小龙就暗自努力要做个伟大的产品人。


  据张小龙的同学回忆道,在大学的时候,张小龙学什么都快,非常喜欢坐在电脑前码代码。大学毕业以后,他已经在OPP、数据结构方面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直到后来创建微信,张小龙也时刻提醒自己,“其实当你每天在遵守常规、按部就班的时候,你就已经失去了活力了。”


  张小龙不仅有理想,而且行动力极强。


  2010年,一款基于手机通讯录免费短信聊天的软件Kik上线,短短半个月就拥有了100万的用户。张小龙看到这个软件后产生了一个想法,他马上给马化腾写了一封邮件,他认为移动互联网是下一个趋势,建议腾讯做一个移动社交软件。还没睡觉的马化腾立马回了他四个字:马上就做。


  于是,张小龙率领着当初跟他一起做QQ邮箱的广研部小伙伴们又投入到了微信的开发。


  2011年,微信1.0版本上线,上线三个月后,用户增长缓慢,4月份,Talkbox突然火爆起来,张小龙敏锐地发觉这是个好机会。微信随后就加入了语音功能,微信用户在缓慢地增长。张小龙突然意识到如果增加一些文艺或者人性的元素会不会更好一点?


  微信开始增加一些人性的功能,摇一摇、朋友圈、查找附近的人、二维码。后来,微信用户开始指数级增长,并奠定行业地位。


  张小龙回忆说,“整个过程起点就是一两个小时,突然搭错了一个神经,写了这个邮件,就开始了。”


  短短一两个小时,却改变了张小龙的人生轨迹,后开发出影响世界的产品。如果张小龙光有理想,没有尽早行动,也许今天的结局会大有不同。


  做你热爱的事,热爱你所做的事


  坚持纯粹比坚持做下去更难


  Foxmail被博大收购的那晚,张小龙百感交集,怎么也睡不着。


  张小龙到底有多热爱做产品?


  大学时代,他不是一个类似乔布斯的显山露水的人物。在他的研究生导师向勋贤眼中,他不过是一位“不爱说话,喜欢捣鼓电脑,喜欢睡懒觉的年轻人。”


  他不擅长与人打交道,需要借助工具完成与周围人的沟通。在开发微信之前,他相继开发了Foxmail、QQ邮箱,这些产品都有一个共性:更好、更容易地进行沟通。


  Foxmail早期不赚钱的时候,张小龙依然坚持着更新。他经常独自一人在深夜看用户来信,手离不开键盘,一直按着下箭头,在那些失意的夜晚,他给每一位鼓励他的读者回信。


  曾经,周鸿祎因为Foxmail的盈利问题跟张小龙起争执,“Foxmail是没有商业模式的,你要加广告,要盈利。”


  但张小龙却常常不解,“为什么非要这样,只要有用户,有情怀就好了。”


  每一次争论,都是张小龙以长时间的沉默来结束。


  一位长期跟访他的IT记者说,“相较于软件写成后,需要一点一点完善的阶段,张小龙更喜欢开发软件之初的挑战。他对商业软件没有兴趣。”


  他一直都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把产品当成是一个个艺术品去塑造。


  他喜欢在产品里藏一些好玩的个人表达。你用QQ邮箱会看到海子的诗,上微信(产品首页)会相遇迈克尔·杰克逊:“你说我是错的,那你最好证明你对的”,他还用乡间小路的照片:“Stay hungry. Stay foolish”向乔布斯致敬(微信3.1版新功能介绍页)。


  进入腾讯并开发出QQ邮箱之后,他一度过着碌碌无为的生活。


  但开发微信的热情改变了他。


  当时,腾讯内部有三个团队在做这个,一个是张小龙,另外两个是无线事业部的手机QQ团队和Q信团队,这两个部门的负责人都是刘成敏。


  比起张小龙,刘成敏是这家公司的元老,有着丰富人脉和工作履历。软件开发前,没有多少人看好以技术见长的张小龙。


  谁能想到最后不被看好的张小龙却做出了一个伟大的产品。


  前《商业周刊》记者董璐说,腾讯广州研发部,员工每人都有一张行军床,除了午休,更多是为加班加点时休息用。这些年轻人有个外号叫做“矿工”——因为他们和张小龙一样,已经养成在夜里通宵开发产品的习惯。


  董璐回忆,张小龙的食指和中指微黄,那是长期昼夜编写程序养成的烟瘾的证明。


  从产品功能到图像像素,每一处张小龙都追求完美,很小的细节都足以让他和产品经理通宵地争执。


  “怎么说呢,这个人,太单纯。”周鸿祎说。这名在商界以狡黠善战而著称的企业家,这样评价比他还大一岁的张小龙。


  “乔布斯的成功说明了什么?”在知乎社区上,张小龙回答道:“说明纯粹也能成功。”已经将微信送上轨道的张小龙,或许从内心深处,仍希望坚持这种纯粹。


  判断什么事情是该做的


  人生就是在不断的舍弃


  2018年初,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进行了时长1小时的演讲。


  其中,他说了一段话,我觉得特别值得玩味:


  “有很多人会说微信很克制,微信很有情怀,但是内部我们从来没有说过“情怀”两个字,也从来没有说过我们要克制自己的欲望,因为做一个好的事情并不是克制什么,而是要判断什么样的事情是该做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这样一系列的判断是很理性的过程,而不是靠一个感觉“我这样很有情怀”就好了。


  所以大家看到微信好像每一个版本的变化不是非常大,但是包含了很多选择,更多是一种舍弃,很多事情我们做了,但是我们觉得不好,就舍弃了。”


  回顾张小龙这二十多年来做产品的经历,从Foxmail、QQ到微信,他做了很多选择,也走过一些弯路,但始终践行一个原则。


  “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很困难,但是知道不想要什么很容易。所以,对大多数产品建议说‘不’就对了。”


  早期进入腾讯,他被马化腾寄予厚望,可接手后,便陷入对MSN的疯狂模仿迷局。半年后,一款被称为“巨无霸”的邮箱产品面世,但它无比笨重,速度超慢,基本没有操作的价值。


  接下来的3年,他度过了一段孤独的时光。也正因为如此,一有时间他就停下来思考究竟如何赋予产品活的灵魂。


  2006年底,转机出现。张小龙带领的邮箱团队决定放弃之前的打法,用精简、轻便的思路打造新版本。第二年春天,QQ邮箱速度问题得到解决并上线,一切恢复正常,用户量开始缓慢增长。


  2008年,QQ邮箱从濒死状态重获新生,获得“七星级产品”的称号,张小龙的团队也获得公司年度创新大奖。


  这几年,微信用户不断增长,它的商业价值也逐渐凸显出来。


  现在的张小龙,也渐渐接受商业化。但他依然讨厌粗暴生硬的商业植入,他觉得生硬破坏了完美。


  为了防止像微博那样频繁刷屏,泛滥的广告水军,他硬性规定每个营销号每天只能推送一次信息,并且坚决要求每次朋友圈的广告费要在1000万以上。他觉得有实力的公司才能做出漂亮的广告,绝不允许自己的作品被那些无底线的广告商玷污。


  有人评价张小龙是个活在自己世界的人,他喜欢掌控自己的世界,对于无力掌控的事情完全不感兴趣。每个产品开发他都全程紧盯着,确保团队开发出的每一行代码和产品细节都灌注了他的感情。


  25岁,他放弃了电信部门的铁饭碗工作;28岁,他选择独自开发软件,一个人写Foxmail写了三四年;36岁,他加入腾讯,顶着巨大压力花了3年时间将毫无起色的QQ邮箱打造成腾讯旗下口碑最好的产品;42岁,他抢抓时机,开发出后来影响世界的微信;49岁,他站在微信公开课的讲堂上,谈微信的取舍。


  杨澜曾说:“决定你是什么的,不是你拥有的能力,而是你的选择。”


  回顾这24年,你会发现除了一些小失误张小龙一直在做正确的选择,并朝着光的方向不断前行,这种驱动性的努力也将他带上了新的高度。


  “如果没有微信,张小龙或许不会成为名人,但即便没有微信,他也已经是中国最优秀的程序员之一。”一位互联网行业人士如此评价道。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想牛逼必须先“发疯”


  乔布斯曾经直言不讳地说,“我创建公司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打造产品。”


  作为乔布斯的东方信徒,张小龙一直坚持极简主义。


  “他是一个独裁者。”广州研发部前员工宋轩说。


  张小龙有多独裁?


  他曾经给一个绰号叫“啃饼”的工程师下达一周开发4款游戏的任务,这个小伙子在接下来不到一周的时间,一口气开发出了4款“打飞机”游戏,其中包括彩色版、画风怀旧的黑白版,甚至有界面上时不时冒出鸡、鸭等小动物供玩家射击的搞笑版,供张小龙选择。


  一开始产品的开发流程是张小龙给产品经理一个大致的定位和需求,然后他们再把画好的图纸给他看。结果图纸已经不能满足张小龙的需求,他让工程师们直接做出成品,让他安装在手机上面试玩,再提出具体的修改意见。


  这并不是张小龙开发的最复杂、修改最多遍的软件。他的多数产品都是经过手下工程师成百上千遍的修改才被允许上线,这位乔布斯的东方信徒不允许产品出现任何瑕疵。


  大到一个按钮应该在左边还是右边,小到一个图像差了几个像素,都是他需要考虑很久的问题,很小的细节都足以让他和产品经理通宵地争执。而到第二天上午,产品经理们就要带着头晚的修改意见和工程师重新做出成品,送到张小龙手中。


  一次,张小龙问一个同事,微信3.1与3.0的会话列表有什么修改?对方说没看出来,张答:会话列表每一行高度少了两个像素。


  在内部,有工程师说,张小龙有时候会在半夜或者产品需要紧急调整时把他们召集到办公室开会。


  正是在这间充满烟味、汗味的办公室里,张小龙和产品经理们一共在6个手机平台上发布了90个微信更新版本,几乎在每次更新前,这间办公室里都传来大声的争执和叫骂声。


  凡是偏执的人,他注定不会被打倒。


  当年,苹果联合创始人Steve Wozniak在创建一个叫突围(Breakout)的游戏,他告诉乔布斯,这将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但乔布斯盯着他,坚持能在四天之内完成,他能做到这一点。Steve Wozniak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他最后真的在四天之内完成了。


  因为这种偏执与坚持,脾气暴躁不善交际的乔布斯,依然团结了一群最优秀的人为他卖命。


  像乔布斯、马斯克、张小龙这样的人为什么最终取得了成功?他们都有一个特质:有着超乎常人的疯狂和偏执。


  一些批评者认为,张小龙的完美产品是建立在不惜耗费员工的生命反复试错得到的结果,张小龙对产品的偏执追求被他的反对者视为独裁。但就连他的反对者也承认,“张小龙是一个牛逼的人,牛逼的人玩独裁是可以做出牛逼的产品”。


  为了满足用户需求,他把自己当成傻瓜,“乔布斯能瞬间把自己变成傻瓜。我不行,我要5分钟酝酿才能变成傻瓜。只有傻瓜都会用的东西,才是极简的。”


  为了体现产品的人性化,他把对用户的称呼“您”变成“你”,“这个写进我们的产品条约里面去了。后来再也没有人敢在产品中对用户过于尊敬,因为我们一旦对用户过于尊敬,那说明我们可能怀有目的,可能需要骗一点什么东西过来。”


  为了保护用户隐私,他坚持微信的系统设计不保留用户的聊天记录,并且坚决不侵犯用户隐私。“我们从来不会给用户发任何的骚扰信息。大家可以回顾一下,在微信里面有没有收到过任何一条系统下发的营销信息,应该是没有的。”


  每一次,张小龙都拼尽全力。


  我第一次体会到,原来偏执是一个人成功的通关门票,这世上伟大的企业家无不偏执。一个被理想驱动的人,会殚精竭虑、不知疲倦、疯狂至极,因为他不能接受平庸与不完美。


  人生是一场马拉松,要等得起


  只要不下场,就还有机会翻身


  打开微信,你会看到一个画面:一个小人孤零零地站在庞大的蓝色星球外,眺望着远方的家园。张小龙希望用这副画传递微信的用意:人很孤独,需要沟通。


  老道消息的老编辑评价张小龙:“一个孤独的天才,他没有学着改变自己去解决一个人的孤独,而是用自己的天才解决人类的孤独。”


  然而,这位天才曾经也度过了一段失意的岁月。


  2000年,Foxmail 被收购后,张小龙在博大“荒废”了整整五年。虽然拿到了1200万元收购款,终于买了自己喜欢的车,去了一直想去的西藏;但是相比这些钱,他错过的是李彦宏、丁磊、周鸿祎等人引领资本市场的大时代。


  后来被马化腾看中,临危受命研发出新一代QQ邮箱,当时的QQ邮箱选择了模仿MSN和Gmail,加上Foxmail之前的客户端思维,QQ邮箱笨重无比,速度极慢,甚至比之前“更烂”了。


  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初入大公司的张小龙被周遭人的市侩、功利带偏了。


  2006年初的一天,张小龙指着迪拜帆船酒店的画,对团队宣布,要做一个最好的邮箱,七星级邮箱。会场里没有响起掌声,只传来零星的笑声。有人窃窃私语,张小龙在博大废了,马化腾看走了眼。


  这次失败后,张小龙意识到自己的成功是一场持久战。


  他一鼓作气,不断进行修改,最后QQ邮箱成功了。


  2010年9月,3Q大战爆发,QQ被360逼入死角,腾讯几乎到达历史上最危急的时刻。


  张小龙到了真正证明自己的时刻。


  他连夜给马化腾写邮件,建议腾讯补做一个类似Kik的App。


  在微信诞生两年后的一次公开演讲中,马化腾揭晓了一个秘密:“微信概念出来的时候,有三个团队都在做。”但最后,只有张小龙的团队坚持了下来。


  微信上线后,反响并不大,运营商通过腾讯内部向张小龙施压。腾讯副总裁致电张小龙:希望停止更新微信版本。


  张小龙怀着发布最后一个版本的心情,破釜沉舟地授意下属推出了带语音的微信,虽然得罪了领导,但微信终于站稳了脚跟。


  张小龙是一个极其“护犊”的人,开发产品时,腾讯高层让他添加很多商业功能。张小龙态度十分强硬:“等我离开腾讯你再加吧。”


  正是因为张小龙的这一个个坚守,微信后来才得以取得俾睨天下的辉煌。


  回顾这26年的历程,他在饭否上说道:“人要成功很难,比成功更难的是,知道自己的成功是偶然的。”


  人生是一场马拉松,只要你不死心,就还有成功的可能。张小龙从来没有放弃过梦想和野心,他在生活上不是一个有洁癖的人,但对待产品却分毫必究,最后终成大器。


  我突然想到村上春树说的那句话,“终点线只是一个记号而已,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关键是这一路你是如何跑的。人生也是如此。”